昼夜嘉年华

无数昼夜里,最好的时间,与你在一起。

 

【周叶】锚定者 04 by kukulia


锚定者


04

听完一叶之秋的经历后,郭少陷入了沉默。他不再问这问那,也不再好奇地东张西望,就连眼神都变得黯然了。

“小子,振作点,别跟棵霜打的青菜似的。”魏琛盯着仪表盘说,“咱们的目的地就要到了。”

 

飞船降落在SW107-Mars。这里60%以上的地表被沙尘覆盖,大气成分以含氮气体为主,完全不适合人类居住,也没有其他智慧生物存在的迹象。魏琛丢给郭少一盒活性氧片剂,自己也抠出一粒扔进嘴里,这东西能确保他们在接下来的八小时内不会缺氧。

飞船上除了他们还有三名地质学者,魏琛放下舷梯,一行人顶着风沙踏上了红褐色的大地。

“前面好像有个人影。”郭少说。

同行的地质学者举起手臂使劲晃了晃,声音被风撕扯得有些模糊:“应该是勘测站的人。”

半个月前,PUA的探索队在这里发现了几种珍贵的矿藏,联盟随即设立了临时勘测站,对矿藏质量以及开采可行性进行评估。由于无法在平行世界停留太久,每隔三天,勘测站的驻留人员就会进行一次轮换。魏琛和郭少这次的任务就是接送更替人员,顺便为勘测站补充物资。

 

来接他们的人戴了帽子,鼻梁上还架着硕大的风镜,整张脸都给包得严严实实。大伙儿跟着他进了勘测站,一合上门,郭少就呸呸呸地吐了几口沙子。三位前来轮替的学者也忙不迭地卸下行囊,顿脚擦脸,抖落的沙粒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

魏琛弯下腰拍打裤子上的尘土,一边不着声色地凑到郭少耳边:“情况不对。”

郭少愣了一下,不过他在训练营的几年也不是白待的,顺着魏琛示意的方向一瞥,很快就明白过来。他们在飞船上曾看过几位学者整备那些昂贵的勘测用具,一件一件精心保养,在多用柜里摆得整整齐齐。而相似的工具,却在这个房间的角落里胡乱堆着,仿佛只是一些废弃的垃圾。

“老陈他们呢?”一个学者向领他们进来的人问道。那人也不说话,一只手按在腰上,回头朝通向里屋的门看了一眼。

魏琛瞅准他转开视线的那一瞬间跳起来,左臂一勾夹住人脖子,顺势闪到他身后,右手则牢牢攥住了对方右腕。郭少配合默契地冲上去,从那人口袋里掏出一把枪,径直抵在他的太阳穴上。

“你是谁?这里原来的人呢?”

魏琛胳膊上加了把劲,勒得那人喉咙咯咯作响,郭少唰唰两下将他的风镜和帽子都拽了下来。三名学者看着那张陌生的脸,不由得面面相觑。

“他们在这。”房间里忽然响起一个有些阴沉的声音。

魏琛暗叫不好,手上却分毫不松,箍着俘虏飞快地转了个身,让后者像盾牌一样挡在自己身前。郭少紧随其后,将枪口对准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里屋的门打开了,两个男人用枪推着一名五花大绑的人质走了出来。从他们身后洞开的门里,可以看见另外三名人质坐在地上,手脚都缠着绳子,不止一把枪在指着他们。

“是老陈他们……”一个脸色发白的地质学者小声说。

“放开我们的人,把枪丢下。”站在人质左边的歹徒说,“我只数到三。”

郭少看了一眼魏琛,后者脸上那种没正形的表情不见了。

“一。”

被两把枪顶住后心的人质筛糠似地战栗起来。

“二。”

里屋传来几把枪同时拉开枪栓的声音。

魏琛松开胳膊,郭少让手中的枪掉落在地。被俘虏的歹徒挣脱束缚,向后一肘撞在魏琛胸口,再飞起一脚把郭少踢得后退了几步,然后弯腰捡起自己的枪,向捂着腹部微微喘息的郭少走去。

“你,”年纪最大的那位地质学者颤抖着开口,“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那人冷笑一声,用枪管挑起了郭少的下颌——

“你们是PUA的吧?”

郭少沉默着,魏琛慢慢直起身体:“是又怎么样?”

“是就好办了。”那人转过头看着魏琛,“麻烦跟你们总部说一声,我们要一架方舟。”

方舟是锚定者专用的次元飞船,拥有其他飞船无法匹敌的速度及许多特殊功能,也是唯一一种加载了Euler示波仪①、能对已知世界的生命体进行锚定的飞船。如果落入歹徒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魏琛淡淡地说。

“你确定?”

歹徒叹了口气,抬手就是一枪。子弹擦过那名老者的脚边击中地面,砰的一声火星四溅。老人腿一软差点跪坐在地,被一旁的同伴及时扶住了。

“你!!”郭少几乎要扑上去,魏琛用力按住了他的肩膀。

开枪者收回右手。

“你看,”他咧开嘴,用枪拍了拍魏琛的脸:“你们其实可以再考虑考虑的。”

 

四小时后,魏琛和郭少被绑得像两只粽子一样,押到了勘测站门口。歹徒们搜走了他们身上所有的武器、证件、钱物,连副风镜都没给剩下。一出大门,狂风就夹着砂砾打在他们脸上,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风中传来隐隐的机械轰鸣。郭少把眼睛眯成一条线,努力朝空中望去,只见一架黑色的扁长型飞船正缓缓降下,船头似乎漆着一个金色的圆形标志。

为首的歹徒举起防沙望远镜看了一阵,扭头对同伴说:“确实是方舟。上面好像画了个笑脸,PUA那群人真是吃饱了撑着。”

……画了个笑脸?

郭少正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魏琛的脑袋就挤了过来。

“之前跟你讲的那个傻逼,还记得吧?”趁歹徒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方舟上,魏琛悄声问。

虽然不明白这位前辈的用意,郭少还是老老实实地点了一下头。

“他的经历,其实你只听了一半。”面对郭少睁大的眼睛,魏琛忒诚恳地说,“主要是我觉着吧,这家伙的故事太适合用‘他就是个傻逼’来当结局了——这样比较震撼,也能让新人更好地记住三大法则。”

郭少无语地看着魏琛。

“一叶之秋确实是不在了,不过PUA前阵子多了一位新的锚定者。”魏琛没有半点不好意思,非常淡定地继续往下说:

 

“他的代号是,君莫笑。”



①Euler这个名字系向作为弦理论雏形的尤拉公式(Euler's Function)致敬。


 
评论(3)
热度(119)

© 昼夜嘉年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