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嘉年华

无数昼夜里,最好的时间,与你在一起。

 

【周叶】锚定者 06 by kukulia


锚定者


06

那艘画着笑脸的方舟终于着陆了。

如果不是被迫跪在地上,同时被四把等离子爆能枪①指着,郭少其实是很想冲着缓缓打开的舱门大喊“别下来,他们根本没打算放过我们”的。在这种不毛之地,歹徒们甚至用不着亲自动手——他们已经搜走了所有的活性氧片剂,接下来只要开走飞船,把人质丢在这里等死就行。

他眼睁睁地看着为首的歹徒向前两步,中气十足地吼道:

“都下来!手放在头两边!”

舷梯放了下来,两位锚定者举着双手,一前一后地走下方舟。离得近了,郭少才发现前面那人居然还叼了根没来得及点着的烟。风这么大,想要安生地抽口烟是不可能的,看来那人烟瘾还真不小。

“转过身,背对我站好。”歹徒首领冷冷地说。

锚定者们顺从地转了过去,首领二话不说,上去照他们膝弯一人来了一脚。接下来他们受到了跟郭少差不多的款待:电子随身用品被没收,武器被缴、双手反绑,跪在那儿充当爆能枪的静态靶子。

“在这里动手吗?”一个歹徒问。

郭少的心猛然揪紧。

“急什么?”首领扫了手下一眼,抬脚踢了踢个子高一点的那位锚定者,“先跟我去检查一下方舟,带上这小子。”

 

风似乎小了一些,天色却愈加暗沉,这里正在逐渐进入夜晚。

郭少的小腿已经跪得发麻,他试着动了动,脑后立刻传来了枪口冷硬的触感,他不得不像岩石一样僵在那里。过了一会儿,顶在头上的枪口终于挪开了些,他抬起视线,忧心忡忡地看着不远处的方舟。

几分钟前,这队歹徒兵分两路:首领与一名部下押着较高的那位锚定者进了船舱,其余三人则留在原地看守人质。此刻舱门完全洞开,看起来像一张狰狞的大嘴。

“哎,打个商量好吗?”

剩下的那位锚定者忽然开口了,郭少这才发现他居然还衔着那根没点着的烟。看押那人的歹徒显然没有任何打商量的意思,闻声把枪口往前送了送,狠狠顶在他的头皮上。

“别紧张嘛,我就是问问……能不能帮忙点个烟?”由于咬着烟的缘故,那个男人的声音有些含糊,“瘾重,熬不住啊。”

他身后的歹徒冷哼一声,提起膝盖就朝人背上磕了下去:“老实点,把烟吐掉!”

这一磕可不轻,男人接连咳了好几声,那根宝贝烟从嘴角滑落,掉在歹徒脚边。他们三个人是一字排开跪着的,郭少在左,那人当中,右侧则是魏琛,彼此的间距约莫两人宽。郭少听他咳得急,禁不住偏头探看,两人的目光于是碰了个正着。

男人的风镜被搜走了,双眼因为狂风的缘故半眯着,如此窘迫的状况下,他居然还是一副懒洋洋的神态。见郭少看过来,他无声地翕动了几下嘴唇,拼出一句简单的提示。

——别呼吸。

 

郭少猛地屏住气。

他行动得正是时候,没过几秒,方才殴打男人的歹徒就一声不吭地倒了下去。不等另外两名歹徒有所反应,男人飞快地拧身向左,一头把郭少撞倒在地,紧跟着就地一滚,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郭少顺着那一撞的势头滚到一边,随后弹身跳起来,迅速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三名歹徒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估计是吸入了某种麻醉性气体;魏琛站在一旁,活动着麻木的腿脚;而那个男人已经挣脱了绳索,正在挨个确认歹徒们的意识。

他定了定神,感到胸口有些发紧,已经快要闭不住气了。好在男人很快走过来,拿出一颗小小的白色药片。

“含着,嘴里开始发苦就可以呼吸了。”

郭少立刻照办。不一会儿,一股透着清凉的苦味从舌下漫开,他用力换了几口气,心跳慢慢地平复下来。这时男人已经晃去了魏琛那边,塞完药后手腕一晃,一块菲薄的刀片从制服袖口弹出,没几下就割开了魏琛身上的绳索。

“叶修你这家伙太不厚道了,动手前连声招呼也不打,要不是老夫反应快……”魏琛气都没喘顺就开始骂骂咧咧。

“谁说我没通气?”被称为叶修的男人耸了耸肩,走过来给郭少松绑,“不信你问他。”

郭少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至于你,”叶修笑眯眯地看了魏琛一眼,“还用得着打招呼吗?方舟上禁烟你又不是不知道,看我叼着烟出来就该做好准备了。”

“那是老夫英明神武料敌机先,一见你把烟吐掉就在提防!”魏琛拍了拍胸脯,“你也不想想,我都退下来大半年了,谁知道榕飞又给你整了什么新玩意儿。”

“多大仇啊老魏,‘料敌机先’是这么用的吗?”叶修弯下腰,捡起了之前掉在地上的那根烟。

“不过这个还真是新玩意儿,今天是第一次派上用场。”他把烟递到魏琛面前,“喏,过滤嘴那儿有个触发器,用力咬下去的话,十秒钟后会释出强效麻醉气体,无色无味坑人于无形——怎么样,很实用吧?”

“这么损的点子一看就不是榕飞那个死宅想得出来的,你就变着法儿吹自己吧。”

魏琛嘴里贫着,手里缠着,三下五除二就把歹徒们都绑结实了。两个PUA的老油条你一言我一语地打嘴仗,好像完全忘了方舟上还有三个人的事。

郭少憋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不去接应方舟里的那位吗?”

“不用担心。” 叶修的语气听上去很轻松。他在一个歹徒身上翻了一阵,搜出原本属于另一位锚定者的两把左轮,“两个人而已,小周搞得定。我们不如先计划一下怎么营救勘测站里的人质。”

话音刚落,舷梯上就传来了脚步声。郭少抬头一看,叶修口中的“小周”面无表情,慢慢活动着手腕,正一步一步从上面走下来。

叶修扬手抛了把左轮过去:“你的枪。另一把先借我用用。”

魏琛眨了眨眼睛,摸着下巴道:“怎么征用起你家那口子的武器了?你那把伞呢?”

“榕飞拿去试验新功能了。”叶修叹了口气,“冯主席也太狠心,我还空着手就被派来解救你们了。”

“你来也就算了,冯主席怎么会让周泽楷跟你搭档的?这回不怕你带坏他的得意干将了?”

“小周正在休假。没人派,他就不能来了?”

名叫周泽楷的青年走到叶修身边,对魏琛和郭少点点头,伸手揽住叶修后腰。

“矜持!注意矜持!”魏琛叫道,“生怕没人知道你们之前在约会吗!”

“是啊,我们搁下难得的约会来救你,感动吗?”叶修挑了挑眉。

 

郭少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如果他是台AI,这会儿绝对已经死机了。不久之前,魏琛和叶修在他心目中的定位还是老练的前辈和身手不凡的锚定者,怎么转眼就像两个小学生一样抬起毫无营养的杠来了?而且他好像听到了一些了不得的词,比如那口子啦,约会啦……信息量大得能噎死人。

就在他努力消化这些的当儿,魏琛伸出手,一把将他拽了过去:

“来来来,小郭啊,差点忘记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周泽楷,代号一枪穿云。”

郭少瞪圆了眼睛。他当然听说过一枪穿云,那是近几年最富盛名的锚定者,不知被多少训练营成员视为偶像和目标,据说本人长得也十分帅气。他盯着周泽楷的脸看了一会儿,不得不承认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年轻英俊的锚定者没有开口,只腼腆地笑了一下,对他伸出一只手——另一只还毫不遮掩地贴在叶修腰上。

郭少一边跟人握手,一边觉得自己快要瞎了。

“啊,还有这位叶修同志,” 魏琛的大嗓门又响了起来,“代号是君莫笑。”他冲郭少挤了挤眼——

“我跟你提过的。”

这是郭少第二次听到“君莫笑”这个代号。他猛然转过头,动作之大让两位锚定者都吃了一惊。

“……一、一叶之秋?” 

叶修看了魏琛一眼,了然地笑了笑:

“想不到哥这么有名。”

“小郭你可记好了,”魏琛指了指叶修,又指了指周泽楷:

“这俩确实很有名,因为他们不仅是PUA最难缠的两个锚定者,还是全联盟最瞎眼的一对狗男男。”



①该武器名向《Star Wars》系列(即星球大战)致敬。

 
评论(4)
热度(131)

© 昼夜嘉年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