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嘉年华

无数昼夜里,最好的时间,与你在一起。

 

【周叶】锚定者 07 by kukulia


锚定者


07

关于叶修和周泽楷是如何凑成一对的,PUA内部众说纷纭。其中两大主流论调,是以黄少天为代表的“周泽楷被一叶之秋所救导致情根深种”派,和以张佳乐为代表的“叶修被一枪穿云锚定由感激生情”派。

“哦,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叶修说。

那年尾牙宴人到得比较齐,于是有人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叶修抽中鬼牌的时候一屋子人都开始起哄,面对摩拳擦掌的损友们,他淡定地笑笑,说我选真心话。

“——我跟小周互相倾慕已久,时间长了难免自然流露,跟着就表白了,表白完了就在一起了。”

叶修向后一倒,舒舒服服地靠上椅背,视线飘到了邻座的周泽楷身上。周泽楷凝视着他,嘴角浅浅勾起,回了一个温柔的笑。

“卧槽,你们为什么要给他们机会秀恩爱?”方锐抱着头说,“我的晚餐在肚子里翻腾。”

“你可以请服务员给你拿个盆。”叶修诚恳地提醒他。

“这样可不行啊,我要郑重地谴责你一下,老叶,”黄少天说,“现在可是‘真心话’环节,真·心·话,懂不懂?什么是真心话知道吗?顾名思义必须要是真的才行。你以为放放闪光恶心恶心大家就算完了?门都没有!忽悠我们的话,新的一年里愿张佳乐的运势笼罩着你!”

“什么叫我的运势!”张佳乐大怒。

“我觉得叶修说的是真话。”喻文州说。

“我也这么认为。”肖时钦点了点头。

“叶修被锚定以后,负责给他送标记弹的一直都是小周。”苏沐橙用吸管搅了搅玻璃杯中的果汁,笑眯眯地爆料,“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

 

包间里忽然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锚定者都知道,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宇宙本就无限宽广,多重宇宙的发现更是让这种宽广扩增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要在这其中寻找叶修,其困难程度又岂是一句大海捞针能够涵盖的。

而比“捞”更为困难的是,撞大运捞着了以后,如何防止他再度失踪。

被时空漩涡改变的弦无法再恢复,叶修在有生之年,都不会从属于任何世界。他会被所有的时空排斥,他的旅行永远无法停止。

PUA曾就叶修的情况开过不止一次讨论会,得出的结论是:如果能找到他,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居住在方舟上,赶在每一次排斥效应达到极限、被世界‘赶’出去之前,主动进行次元穿梭。这样他至少能自主选择下一个短暂停留的所在,而不是像之前那样随机坠入某个平行世界。

换句话说,叶修仍然会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只不过关心他的人能够知道他究竟飘去了哪里。

这个决议看似可行,其实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每个世界的“斥力”强度不同,排斥效应达到极限的时间无法准确预估,叶修也不可能一辈子只待在方舟上。如果他在离开方舟、无法进行主动穿梭的情况下坠入空间裂隙,那么一切就等于回到了原点。

他会再一次地失踪,锚定者们却未必能再一次地找到他。

 

用Riftor骨骼制成的标记弹解决了这个难题。

它在叶修的弦上叠加上了另一个人的弦,人们得以通过这段新增的弦来锚定叶修。虽然这种叠加是暂时性的,但只要在其失效前补上一颗新的标记弹,就能让叶修保持在可以被锚定的状态。

于是,叶修这只风筝与地球之间,终于牵系起了一根足够牢固的线。

而一直握着这根线的人,就是周泽楷。

同类排斥效应累积过多会损害健康,因此叶修每年只能回来两次。那些回不来的时间里,每隔一到两个月,周泽楷就驾驶着自己的方舟去锚定叶修,为其补充物资以及标记弹的库存。如果没有任务的话,他会在叶修的方舟上逗留一段时间,听这位前辈讲述旅途见闻——那真的让人上瘾,PUA里过去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太可能会有任何一位锚定者,到过比叶修更多的地方,经历过比叶修更多的奇遇了。

他总会带一些小礼物给叶修。比如说,在总部录下的PUA员工日常,被特工们评为“速食之王”的诺多多系列风味罐头,以及流行的音乐、叫座的电影、新发售的各类游戏软体。叶修从不拒绝这些。一叶之秋的强大和坚定享誉联盟,但是再强大、再坚定的人,在漫长的孤旅中,也会渴望一些故乡的气息。

 

这样的造访持续到一年零十个月的时候,叶修恢复了锚定者的身份。一叶之秋这个代号在失踪两年后已经注销,重返PUA的锚定者,登陆ID是君莫笑。

从宣誓那天起,君莫笑就注定成为PUA历史上的异类。人们谈起这位特立独行的锚定者时总会说:他神通广大,完成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任务,可是每当任务结束,他都把锚定目标移交给负责接应的飞船,从来不肯护送他们返航。

“以后,可以让接应飞船把东西捎给我。”叶修对周泽楷建议道,“这样你就能多给自己放几个假了。”

年轻的锚定者摇了摇头。

锚定者的使命,就是成为故土与次元旅人之间最稳定最牢固的维系。周泽楷花了三年的时间来寻找叶修,又用了将近两年来巩固这种维系。而这一切,还只是任务的开始。

如果想让维系持续存在下去,他——他们,都需要更长更长、甚至一辈子的时间。

“你是我的任务。”周泽楷说,“永远都是。”

 

他是促使他成为锚定者的原因。而他最终锚定了他。

即便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算多,千丝万缕的羁绊却在这寥寥的接触中滋生蔓延,最终缠绕成连时空也隔不断的维系。

叶修凝视着周泽楷深黑色的眼睛,那里面只映着他一个人的影子。

“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他笑着说,拍了拍恋人放在桌沿的手。

在一片“秀分快”、“收敛点”、“要脸吗”的嚷嚷声中,叶修拿起面前的鬼牌,夹在中指和大拇指之间,接着食指一搓,让那张牌在手里滴溜溜地翻了个转儿——

“信不信随你们。”


 
评论(2)
热度(135)

© 昼夜嘉年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