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嘉年华

无数昼夜里,最好的时间,与你在一起。

 

【周叶】锚定者 08-10 end by kukulia

被屏蔽了重发……试着弄成了图片


元宵节快乐!剩下的这些就一次性放出来啦!

顺便放上前文链接

01020304050607

已公开的《昼夜》合志文索引(<ゝω·)☆


锚定者


08

相较于帮助魏琛和郭少脱困的过程,勘测站里的人质营救行动可谓是无惊无险。

他们往勘测站的前后门里各塞了一根那种坑人于无形的烟,连人质带歹徒一起放倒,然后该救的救,该绑的绑。

“那么,这些歹徒就由你们送回本部复命了。”叶修对魏琛说,接着又把头转向郭少:“小郭干得不错,临危不乱,又很硬气,有没有兴趣来干锚定者啊?”

感受到“景仰的前辈”加“向往的职业”振奋二连击,郭少激动得连连点头。魏琛在旁边泼凉水道:“先别太高兴,这家伙说了不算,要当锚定者你还要多努力。不过放心,老夫会传授你独门经验的。”

“独门猥琐经验?”叶修插话。

“滚滚滚,回你的方舟约你的会去!”魏琛没好气地说。

“那我可恭敬不如从命了。”叶修挥了挥手,“保重啊,老魏,小郭。”

“这句话留给你自己,年底记得回来看看。”魏琛抬抬眉毛,掏出一根烟点着了。

周泽楷一直跟在叶修身后,这会儿正在登舷梯,听到魏琛的话,他转过身认真地点点头。

“我会带他回来。”

“你看看,你看看,这俩还让不让人睁眼了?”

魏琛一脸鄙夷地对郭少撇嘴,后者努力想屏住笑,可惜不是很成功。面对前辈迅速黑下来的脸色,郭少赶紧转移话题:“看,他们走了。”

两人一同抬起头,目送方舟消失在空中。前锚定者狠狠地抽了口烟。

保重啊,混蛋们。

 

叶修的方舟降落在SW5726- Mercury。那是一颗非常美丽的行星,有着蓝绿色的透明海水和能够直接呼吸的清新空气。

这大概算是锚定者的最直接的福利了——你可以在无数个世界中任意挑选宜人的地方来约会。

他们在海边消磨了大半天,晚餐是丰盛的海鲜全席。尽管烹饪方式比较简单,不是清煮就是生烤,但胜在材料新鲜。

饭后他们躺在沙滩上,缀着星星的夜空像撒满珍珠的黑天鹅绒,晚风把它抚开,覆盖在他们的头顶。周泽楷躺了没多久就坐起身,摸出一个看上去像是用来放戒指的小盒子。

愣怔的表情在叶修脸上停留了超过三秒,这个空前的长度已经足够让以黄少天张佳乐为首的一干损友拍着手大呼小叫了。

周泽楷将盒子打开,露出一个乳白色的指环。

“关前辈做的。”他把它递到叶修面前,“代替标记弹。”

“只要戴上它,我就不用时不时朝自己胸口开一枪了?说实话,那挺痛的。”

周泽楷点点头,握住叶修的左手,把那个指环套在中指上。

“对了,这样一来,你就不用再送标记弹给我了。”叶修坏笑着说,“是不是感到特别轻松特别自在?”

年轻的锚定者没有回应这句玩笑。他牵起恋人戴着戒指的手,轻轻吻了一下,眼神纯粹而炽热。

气氛实在太好,不接个吻简直浪费。

“戒指戴在这个位置,看起来像是订婚。”嘴唇分开之后,叶修又抬起手看了看,“说起来……今天好像是地球历的情人节。”

周泽楷微笑起来,一时间满天繁星、起伏的夜海、细软的白沙,在叶修眼里都成了这个笑容的背景。

“纪念日快乐。”

开始第二个吻之前,周泽楷说。

 

09

对常年穿梭在不同世界之间的人而言,地球历是哪一天其实不怎么重要,然而2月14日于PUA最强情侣有着别样的意义。

当然,不是因为这天是情人节——尽管在他们真的成为情侣之后,情人节也是个相当有力的加成——而是因为让他们真正在一起的契机,就发生在这一天。

 

叶修的方舟当时停泊在SW1721-Venus,收到周泽楷的登舰请求时,他正在提交上一次任务的总结。系统在报告末尾自动生成了地球历日期,他盯着那组数字,忽然意识到今天并不是一个适合执行外勤的日子。

他决定跟周泽楷好好谈谈。

“小周,像今天这样的日子,其实你不需要过来的,离标记弹用完还有几天。”他给周泽楷倒了杯绿茶,“我知道你把任务摆在第一位,不过年轻人也要多考虑考虑自己的生活。情人节一年才一次,应该跟喜欢的女孩子一起过嘛……呃,你有对象了吧?”

周泽楷静静地看了叶修一会儿,直到他忍不住想再说些什么来打破这诡异的气氛时,才低声问道:

“我来,你不高兴?”

青年脸上并没有明显的表情,叶修却从他眼里读到了担忧和淡淡的失落。

“没有。”

在组织好语言之前,这句否定就从叶修嘴里溜了出去。接下来该说什么?面对青年等待下文的眼神,他非常想掏根烟来抽抽。

我很高兴。每一次你锚定我,找到我,我都很高兴,那让我觉得自己跟地球紧紧牵系在一起,而不是个无家可归的次元流浪汉。就是因为太高兴了才应该保持距离,不然的话……

叶修把手伸进衣袋里拨弄着烟盒。

——不然的话,我会想要追求你,向你表白,把你变成我的东西。

他当然不可能这么说,那大概会把纯良的后辈给吓跑。事实上他觉得自己不怎么适合谈情说爱:常年在外,居无定所,严格说起来,连具不具备地球的居留权都存有争议。很多人谈恋爱,是为了让自己有个家——地理上的,还有心灵上的,而他无法为心上人提供这些,连跟人家见个面,他都得穿过或许不止一个虫洞①。

他望着青年,眉头微微皱起,眼神却是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

“你来,我很高兴。”

周泽楷搁在桌面上的右手猛地伸过来,去抓叶修同样搁在桌面上的右手。叶修的本能反应就是避开,他讨厌被钳制的感觉,可是他们的目光还胶着在一起,后辈沉静又直接的凝视像在诉求,又像是安抚,而这两种暗示都让他心软。

于是他就任凭他抓住自己。

周泽楷似乎想说些什么,酝酿了一会儿,话没憋出来,另一只手倒是先伸了过来。双手上下一合,把叶修的手握在中间攥牢实了,才一字一句地说:

“见到你……我也很高兴。”

 

只看内容的话,他们的对话很单纯,可是周泽楷抓得那么紧,手心那么烫,叶修想装糊涂都不行,再说装糊涂什么的也不是他的性格。他盯着两人叠在一起的手看了一会儿,又在心底叹了口气,才慢吞吞地开口:

“我从小就喜欢旅行。”

周泽楷安静地看着他。

“念小学那会儿有人问我,你最想去哪里?我的答案总是‘没去过的地方’。后来我知道了多重宇宙的存在,只要一想到世界那么大,世界之外还有那么多世界,而这些地方我都没去过,就觉得心里痒得慌。”叶修把左手从衣袋里抽出来,很随意地搭在桌沿,“我会加入PUA,成为锚定者,说到底也都是因为这个。”

“我从不害怕次元旅行,哪怕走得再远,去得再久,也不会有任何不安。直到跟地球彻底失去联系的那三年,我才意识到以前能心无旁骛地到处走,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总是有地方可以回去。”叶修眯起双眼,视线似乎飘到了很远的地方,“想到自己的余生可能都要在这样的漂泊中度过,多少会有些寂寞。”

他收回目光,直视着周泽楷的眼睛:“而你一次又一次地锚定我,把那些寂寞都填平了。”

“小周,周泽楷,”他念着青年的名字,仿佛那些字眼能在唇齿间咀嚼出甘甜,

“我喜欢你。”

周泽楷定定地看了他几秒,眼睛就弯了起来,瞳仁黑亮亮的,漾着能把冰山化成水的笑意。

“再说一次。”青年要求道,手指亲密地扣进他的指缝。

这分明就是在撒娇。

“等等,在那之前——”叶修有些不自在地打岔,他可不希望自己在这种场合下出现“老脸一红”之类的尴尬情状。

“——我是男人,比你大了好几岁,有点工作狂,家务上一团糟……哦,其实以我的情况,根本没法给你一个家……”

“我会给你一个家。”周泽楷把叶修的左手也抓过来,两个人四只手,以一种黏糊到不像话的姿态握在一起。

“我爱你,叶修。”

噢,叶修想,这已经不是老脸红不红的问题了。

他们静静地在看不见的粉红氛围中坐了一会儿,直到周泽楷望着他,用有一点窃喜、有一点忐忑、还有一点强硬的语气问:

“所以,还有什么问题?”

叶修微笑起来。

“没有问题了。”

 

——他很高兴,他也很高兴,还能有什么问题呢?

 

 

从初遇至今,他们经历了近六年时间,跨越了数百个世界。

他们终于在一起。

 

①虫洞,搬运度娘百科的说法是宇宙中可能存在的、连接两个不同时空的狭窄隧道。本文把稳定的虫洞设定成连接不同平行世界的通道。


10

海水一下一下地吻着沙滩,风中传来不知名的花香。

躺在柔软的沙地上跟恋人四肢交缠,叶修没法阻止自己的嘴角上翘。

宇宙那么大,那么多彩,能去不同的世界旅行是人生中最美好最愉快的事——他从小就这样想,而现在,大概还要增加一点内容。

如果在去不同世界旅行的时候,有那么一个人,不管你在哪里,他都能锚定你,找到你,给你一个永远可以回去的家……

那就是人生中最美好最愉快的事。

 

叶修忽然很想对周泽楷说点什么。

他用自己的额头顶着青年的,感受了一会儿恋人灼热的吐息,然后说:

“谢谢你锚定了我。”

数年前他曾说过一模一样的话,比起当年,此刻的心情要更柔软,也更温暖。

周泽楷的回应是揽紧他的腰,嘴唇贴在他脸上,吐露了似曾相识的宣言。

“锚定……成功。”

青年的唇瓣很烫,叶修含住了它们。他知道恋人不善言辞,而剩下的话也并不需要说出来。

 

不管你坠入哪个世界,我都会跨越次元,穿过星海,弭平所有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像我所承诺的那样——

锚定你。


 
评论(7)
热度(164)

© 昼夜嘉年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