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嘉年华

无数昼夜里,最好的时间,与你在一起。

 

【周叶】爱情魔法 上 by Greens

周末快乐!本文是 @羽衣甘蓝 大大参加《昼夜》合志的作品,征得作者授权后发出,分三次贴完。

 

爱情魔法
作者:Greens

 

下了整整一个星期的大雨,终于在今天天色擦黑时,才好不容易停了下来,今晚镇上的红龙酒馆,生意好得惊人。
在家闷坏了迫不及待跑出门来的镇民们,趁着雨停寻找宿处的旅人们,纷纷聚集到这家镇上最大的酒馆来。一时间铺子里人满为患,每张桌上都坐满了端着黄油啤酒的客人,穿着围裙的女仆手里端着三四个盘子,扭着腰熟练地穿梭在狭窄的走道上。
“啊!”
酒馆的一角传来一声短促但高亢的尖叫,声音尖亮,一听就是年轻女性的嗓音,众人纷纷回头看向声源,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影,像只灵巧的花栗鼠一样,嗖一下蹿到一个穿着黑斗篷的男人身后去了。
“求你了,帮帮我!”
娇小的姑娘有一张惹人怜爱的俏丽脸庞,正是十七八岁的好年纪,粉红的脸颊宛如海棠初绽,睁着双棕色的大眼睛,眼眶里凝着一层薄薄的水雾,表情显得恳切又凄惶,一双白嫩的小手拽住庇护者的黑斗篷,捏着嗓子娇声哀求道。
穿黑斗篷的男人相貌极其俊美,但表情冷淡,薄唇紧抿,脸色看不出喜怒。他看了看怯怯地拉着他衣服的姑娘,又看了看堵在他前面的六个怒气冲冲的高大男人,不太明显地皱了皱眉。
仅从那六个人的着装就能判断出来,他们中三个是战士,两个是法师,还有一个极高壮的半兽人,一看就是队伍配置很完备的小型佣兵团,属于普通人绝不会随便招惹的类型。只是现在他们看起来都很生气,虽然还没亮出武器,但一个个怒气冲冲,显然是不打算就此善罢甘休。
黑斗篷的英俊男子沉默地看着六人佣兵团,既没有露出怯懦,也没说什么圆场的话。感到衣角传来一股轻轻的拉拽感,他回头看了看睁着大眼睛的少女,最后回头说道:“放了她……”
“小子你闪开!”一个穿着兽皮护甲的战士显然是这群人的头儿,他狠狠地一手拍在黄杨木的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是她先口出狂言侮辱光明女神维尔西娜的!今天不给这死丫头一个教训,老子下不了这口气!”
男子听他这么说,看了看佣兵们别在胸口的太阳环徽章,顿时明白了——他们是伊顿公国的人,这个国家举国信奉光明女神,信仰十分虔诚——于是他回头对身后的姑娘道:“道歉。”
少女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盯着自己寻求的庇护者看,见对方表情严肃,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不情不愿地嘟起嘴,娇滴滴地探出头来,对那六个气势汹汹的佣兵说道:“好嘛,对不起嘛!虽然维尔西娜年纪一大把早就老糊涂了,但我也不应该把实话说出来的……”
话音未落,感到自己被戏弄外加双倍侮辱了的佣兵们,纷纷亮出了武器,一时间叮叮咣咣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刀刃反射着油灯的光线,四周看热闹的镇民们纷纷熟练地退开,这八个人周围顿时空了一大片,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什么嘛,人家都道歉了!”小姑娘躲在黑斗篷男子的身后,噘着嘴委屈地抱怨道:“你们这些家伙,还是不是个男人啊?真是太没风度了!”
这分明是火上浇油的话刚说完,那穿兽皮护甲的战士立刻大吼一声,蒲扇大的手掌就要去摔开挡在前面的青年,去撕那少女。
没想到,那一身黑衣的青年并没有如他预料的那样被甩开,而是敏捷地抬起手,格住那战士的手臂,一推一搡,四两拨千斤就挡开了他的动作。
领头的战士怒气更盛,举起大刀就向黑斗篷的男人劈去——虽然在怒火中,他毕竟还存了几分理智,不想为了这点口角之争就闹出人命,所以只是用了刀背——但饶是如此,被那厚重的刀背当头砸那么一下,普通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得趴下,别想再多管闲事。
但黑衣青年并没有退避,两手飞快一翻,从胯间一左一右两只皮套里各抽出一把手枪,左右交叉,架住劈脸而来的大刀,冷着脸低喝道:“住手!”
“你……!”原本正在气头上的战士,看到青年的两把手枪,顿时僵住了。
他当佣兵有十年了,好歹算是有些见识,这两把枪太有名,一把漆黑如墨,一把银白似雪,枪身上分别烙印着烈焰符文和冰霜符文,别说外表难以仿冒,那魔法波动更是不会骗人,正是传说中荣耀大陆单兵战第一人——轮回佣兵团团长的武器,荒火和碎霜!
战士吞了一口唾沫,收回大刀,狐疑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二十岁出头的俊美青年,神色里不由得露出一丝敬畏:“你……你是轮回的周泽楷?”
黑斗篷的青年没有说话,只点了点头算是回答,见对方再无意发起攻击,果断收起手枪,回身把缩在他身后的少女抓出来,向前一推:“认真地,道歉!”
小姑娘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周泽楷冷漠得丝毫看不出怜惜之情的俊俏脸庞,不甘不愿地低下头:“对不起,我错了。”
碍于轮回佣兵团团长的威慑力,那六个佣兵见少女乖乖地道了歉,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恶狠狠地瞪了姑娘几眼,留下两个银币作酒钱,就推开围观人群,灰溜溜地钻出了酒馆。
等人一散,少女立刻收起泫然欲泣的表情,笑得像朵花儿:“我叫莉莉,多谢你救了我。”说着她伸手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你刚才真的太威风了!我先走了啊,谢谢!”
周泽楷一把抓住转身就想走人的少女。
姑娘扭过头,眯起眼:“怎么?还需要我付你报酬吗?”说着她露出和她的年纪完全不符的老成又狡黠的笑容,“我可没钱哦,难不成……”
“钱袋。”周泽楷打断她的话,“还给我。”
少女用力啧了一下舌,将一个灰布袋子抛回给周泽楷:“小气鬼,不就借我用用嘛!”说完,潇洒地拍了拍裙摆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像一只蝴蝶一样,轻快地转身离开,很快钻进了茫茫夜色里。

周泽楷收回自己的钱袋,在酒馆其他顾客好奇的注视下,淡然又沉默地走向最靠里侧的一张桌子。
那儿只坐了一个客人,穿着普通的灰布旅装,披着同样灰扑扑的斗篷,正笑眯眯地看着向他走来的轮回佣兵团团长,表情愉快地挥了挥手。
周泽楷抽了把椅子在他对面坐下,又招来女侍要了一杯黄油啤酒。看到面前坐着的人从怀里摸出一根烟卷点燃,慢慢抽了起来,一点没有主动开口说话的打算,才默默纠结了片刻,终于闷声说道:“前辈,迟到了。”
被称为前辈的叶修笑了笑,长长地吐出一口烟:“兴欣有任务,耽搁了几天,等急了吧?”
周泽楷摇了摇头。他和叶修约好的见面时间是在一周前,结果他刚到镇上,就收到了对方行程延误的留言,以他对叶修的了解,也大概猜到了是什么情况。不过周泽楷对叶修的能力很有信心,并不太担心,只是找了地方住下,每晚都到约定好的酒馆等着对方——只是今晚,他虽然等到了心心念念的前辈,却在叙旧之前,就先遇到了刚才那么一出闹剧,还是令青年觉得有些无奈。
“不错嘛,英雄救美。”叶修果然开始调侃起后辈来。因为酒量太差的缘故,叶修面前的杯子里是没有发酵的梳打果汁,虽然咕噜咕噜地冒着气泡,却没有一点酒精成分。他装模作样地拿起来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咂咂嘴露出回味的神色,就像自己喝下的是陈年烈酒一般:“我的小周,真是帅极了!”
周泽楷对叶修那个称呼前面的定语很满意,不太明显地勾起唇角笑了笑,拿过女侍放下的黄油啤酒喝了几口,抬头回答道:“她故意的。”
叶修听懂了他的意思,表示同意:“那小姑娘很不简单,故意挑衅那几个佣兵,八成有别的目的。”说着又摇了摇头,“不过跟我们没有关系,反正没闹出乱子来,也没必要再去管她了。”
周泽楷本来对那来路不明的少女就没有半分兴趣,根本不打算再去谈论那人。他看着叶修,闪闪的眼里满是期待,难得把话题主动引导到他在意的事情上:“这次……多久?”
知道轮回团长的意思,叶修伸了个懒腰:“刚刚做了一桩大买卖,狠赚了一笔,这次起码可以休息个把月吧!”他笑着凑近青年,一口烟吹到周泽楷鼻尖上,暧昧地笑道:“……你呢?”
周泽楷笑了起来,俊美的笑脸在昏黄的油灯的映照下,轮廓深邃华丽得夺人心魄:“一样。”
叶修看着青年喜悦的表情,心跳不由得漏了一拍,他悄悄伸出手,在桌底下摸到对方的手,在他被枪托磨出茧子的掌心搔了两下,又很快被周泽楷反手扣住,十指紧紧镶嵌在一起……
这时他们的全副身心都投入到了即将到来的属于恋人们的假期里,早把刚刚那段小插曲抛在了脑后。

 

叶修和周泽楷两人在旅馆度过了一个缠绵悱恻的夜晚,把精力消耗了个彻底,第二天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爬起床来,摸着扁扁的肚子来大堂觅食,花了两个银币,叫了一顿很丰盛的午餐。等餐点端上来,他们立刻迫不及待地大吃大喝了起来,一边往嘴里塞着面包、烤肉和土豆泥,一边还不时打个哈欠。
吃完盘子里的餐点,两人端着泡着薄荷叶和柠檬片的冰水,肩并肩坐在大堂靠窗的长椅上,悠闲地享受着假期的午间阳光,无比惬意自在。
有句谚语叫,麻烦总是在你最松懈的时候找上门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青年向他们走了过来。
这个人身穿淡紫绸衣,一头黑色长卷发,面容端正,穿着举止都透着贵族风范。
“两位尊敬的冒险家,可否容我耽搁你们一点时间?”青年吐字字正腔圆,脸上带着和善友好的微笑,用词礼貌得体,种种表现,很容易令人心生好感——只是可惜叶修和周泽楷不乐意二人世界被陌生人打搅,所以谁都没有回应他的话。
对于两人冷淡的态度,紫衣的贵族青年显得毫不介意,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叫萨迪,是来自微草公国的子爵,想雇你们当我的保镖。”
周泽楷一向不喜欢说话,于是叶修摆了摆手:“对不起,我们在休假中,而且也不做保镖的任务。”他顿了顿,补充道,“镇上有个不小的佣兵公会,你可以在那里雇到很多强壮的保镖。”
“别急着拒绝我,优秀的冒险家们。”自称来自微草公国的萨迪子爵脸上仍然保持着得体的笑容,一点都没有露出不愉快的神色,“我要去的地方,是个充满了危险和挑战的古代遗迹,人数不必多,但一定要足够出色,我在这里盘桓了好几天,你们两位是我遇到的,最符合我的要求的人。”
叶修耸了耸肩:“我不记得这镇子附近有什么古代遗迹。”
“我向两位保证,我的情报来源是真实可靠的。”萨迪子爵抿唇笑道,“的确有这样一座遗迹存在,只是它隐匿在冰霜森林的深处,足够神秘而且不为人知。”
“冰霜森林虽然大,但附近的村庄不少,很多猎户和樵夫靠它生活,里面能不能藏住一个古代遗迹还令人存疑,而且……”叶修摊了摊手,“就算真的有这么一个遗迹,我们也没理由陪你走这一遭。”
“相信我,你们有理由的……”
萨迪子爵从一只小巧玲珑的空间袋里摸出一个鼓囊囊的牛皮袋,放到两人身前的长桌上,袋子的系带松开,露出了里面黄澄澄的金币,照这个体积,数量相当不少。
“这里是一百枚金币,算是我给两位的订金。”说完他顿了顿,看到两人并没有对这笔财富露出渴求的神色,又摸出一卷古老的羊皮卷,在叶修和周泽楷面前摊开。
这张羊皮只剩半张,看起来十分陈旧,破损得很严重,然而叶修和周泽楷看到上面的内容,不由得睁圆了眼睛。
僵持沉默了大约有一分钟,叶修抬起头,眼神灼灼地盯着不请自来的萨迪子爵:“这东西,你哪里来的?”
“好眼力,果然识货!”萨迪子爵哈哈笑了起来,“这是一个冒险家从那个古代遗迹带出来的东西,辗转流落到我手上后,我请魔法协会的长老鉴定过,他告诉我,这应该是早已失传的沙罗曼蛇①魔咒,而且力量十分强大,可惜只有半卷,无法破解更谈不上施展……”
说着萨迪子爵探出上半身,凑近叶修和周泽楷两人,两个佣兵队长都闻到了这个金发男人身上的一种很淡的、似雨露混合着檀香的奇妙香味。
紫衣金发的子爵压低了声音说道:“只要你们愿意当我的保镖,在那遗迹里找到的所有魔法文书和记载,都归你们所有……你们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冰霜森林占地广袤,即使以最快的路径横穿森林,也要走上四天。
叶修和周泽楷虽然身为萨迪子爵的保镖,却是一路被这个看起来身娇力弱的贵族引着路,遵循着一张来历不明的古老地图的指引,往森林深处走去。
到了第三天中午,日晷的标杆影子完全消失的时候,他们终于到达了地图标记的目的地。
那是森林中央的一片高地,地势陡峭,向阳的一面坡度将近六十度,而背阴的一面干脆就是悬崖。坡面被茂密的植被覆盖着,厚重得甚至有些阴沉的绿色植物中,夹杂着冰霜森林特有的冰蓝色的铃兰花,乍看之下,实在看不出哪里还能隐藏住一个什么古代遗迹。
叶修也不催促,只是抱着千机伞站到一边去,好整以暇地看着带路的萨迪子爵。他们的工作只是当这个人保镖,无论能不能找到遗迹,只要全须全尾地将这个人带出森林,就能得到一大笔雇佣金——至于地图正确与否,寻踪觅迹的工作,就不在他们的职责范围之中了。
见前辈不说话,一向沉默寡言的周泽楷就更没有主动开口的可能性了,不动声色地站到叶修身边,默默低头摆弄起自己的武器,给碎霜填充了好几枚冰锋魔弹。
萨迪子爵回头看了看他的两个保镖,见两人都没有上前询问,甚至没有露出一丝好奇的表情,他泄气地叹了口气,苦笑着自言自语道:“你们这个样子,真是让人缺乏成就感……”
叶修露出一个略带嘲讽的笑容:“反正子爵大人胸有成竹,不是吗?”
萨迪子爵回了他一个高深莫测的神秘笑容,从空间袋里摸出一块品质极好的金色魔晶,还有一张绘了复杂阵法的羊皮卷,刷一下铺开来,将魔晶放在阵眼处,口中念念有词——顿时魔晶开始闪烁,金丝一样的光芒从核心溢出,蔓延到四面八方,很快铺满了整张羊皮纸上的法阵,强烈的魔法波动在森林里扩散开,惊飞了无数林鸟,在扑棱棱的扑翼声中,三人面前的山体开始摇晃,伴随岩石错位的闷响,他们都感到了一阵强烈的地动感。
“还真有点意外啊……”叶修在山摇地动的强烈震动中,用千机伞尖支地,稳住身形,轻声对身边的周泽楷说,“没想到这个萨迪子爵还是个能够解开高级封印术的魔法师……”
荣耀大陆上的魔法师不少,但修炼得炉火纯青的屈指可数,而且一般都是白发苍苍胡须一把的死宅,毕生住在贤者之塔这样的法师塔中,轻易不会现身于人前。
叶修本身就是一个全能的人物,魔法造诣相当精深,加上闯荡经年,去过荣耀大陆绝大部分的国家,自然对大部分名声显赫的法师都有所了解——他从来不记得,微草公国有这么一个既年轻、又有贵族头衔的,能轻易使出真知术②的高级魔法师。
这时解除封印的真知术已到达尾声,被金色的光线盘缠而成的巨大法阵覆盖的山体从中央一分为二,露出一道深不见底的狭缝,向下延伸到悬崖底部更深处那片不能看见的区域。
“从这里进去吗?”等阵法光芒散尽,叶修探头过来,瞧了瞧那处幽深的裂缝,“得往里面走多深?”
萨迪子爵收回耗尽魔力变得通体透明没有一点颜色的魔晶,又将绘着阵法的羊皮卷仔细卷好放进空间袋里,笑着回答:“我也没进去过,不知道呀!”
叶修瞅了金发的贵族一眼,拎起千机伞,随手擦亮一个萤火石,拿在手上作为光源,头一个走进了裂隙中,顺着一道狭窄而陡峭的阶梯,向山体中央走去。
身为收了佣金的保镖,叶修还是有亲自开荒的觉悟的。然而他并不怯场,这十多年的佣兵生涯,磨砺出了他极为强大的身手和面面俱精的能力,这微不足道的探路任务,对他来说,完全就是小菜一碟。
见叶修已经走在前头,萨迪子爵笑了笑,跟在了他身后,而周泽楷则拿着另一枚萤火石负责断后,三个人排成一条直线,往裂隙的深处走去。

这一路出乎意料的顺遂。
半个小时以后,他们已经穿过了狭长蜿蜒的山间甬道,来到了山腹中。
甬道的尽头,是一座镶嵌雕砌在山体中的巍峨石宫,巨大的石块以极其巧妙的角度互相嵌合成古朴而大气的建筑物,规模甚至超过一个小国家的王宫建制,整座宫殿外表没有看到一点金属或木料的辅助,和山体契合得极为完美,看上去简直就像从山壁里长出来的一般。坚硬的石头棱角被长年累月的水汽和阴生苔藓侵蚀磨损得斑斑驳驳,看起来已是年代久远,颇经沧桑。
“嚯,了不起!”叶修抬头看着面前的奇景,也不由得被这罕见的气势震撼,发出了感叹。
站在他身侧的周泽楷也轻轻嗯了一声。
萨迪子爵笑着指了指巨大的石宫:“我们这就进去吧?”说着抬起脚,径直要向敞开的殿门走去。
“慢着。”叶修横伞挡住了子爵的去路,“进去以前,子爵大人还是先坦白告诉我们,在里面会遇到什么,比较好吧?”
金发贵族笑得十分坦诚:“我也没进去过,不知道啊!”
叶修挑起眉,看着表情坦然得无懈可击的萨迪子爵,两人的视线在虚空中碰撞,片刻之后,兴欣佣兵团的团长嗤笑一声,转手收起横在金发贵族身前的千机伞,转身走在前头:“既然如此,那就出发吧。”
宫殿的大门呈圆拱形,足有四米高,两边都有一道石砌的台阶,门扉洞开,门内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线,乍看仿佛是一只蛰伏的夜魔张开大口,在这样的境地里,令人很有些毛骨悚然。
不过叶修向来艺高人胆大,连传说中亡灵都会溺毙在其中的真正的幽冥之海,他都亲自去过,并且带回来了只在传说里出现过的珍稀矿物和远古巨龙的肋骨,更不用说只是面前这座砌在山中的石头宫殿了。
荣耀大陆的佣兵教科书几步走到宫殿门前,从口袋里掏出一枚萤火石,擦亮了以后,伸手抛进了门内。
莹白的幽光滑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落在了殿内,照亮直径四米左右的一片区域——那是一座空荡荡的大殿,萤火石的光芒不能照到尽头,不知里面到底有多深。
叶修又等了半分钟,殿里没有一点声息,他才抬起脚,踏过门槛,走了进去。
然而变故,就在他进门的一瞬间发生了。
没有任何预兆的,一道巨大的光屏升起,完全遮盖了敞开的大门,叶修猛然回头的时候,原本透明的光屏已经飞快地实体化了,透过像是逐渐凝固的冰晶一般的厚实屏障,他看到自己的恋人向他冲来,脸上难得露出了惊讶而又担心的表情——然而只是这短短的一瞬间,光屏已经完全实体化,变成了厚重而坚硬的白色岩石,严丝合缝地封闭了入口。

 

①沙罗曼蛇:火元素的元素精灵,形似蜥蜴,身上带着火焰,生活在活火山的酷热环境里。本文借用沙罗曼蛇的设定及部分外形特征。

②真知术:本文参考D&D部分法术设定。True Seeing是D&D中的预言系六级法术,具有看破黑暗、魔法密门、朦胧魔法、隐形、幻术效果等作用,可附加于其他探知法术上,耗材250GP。  

 
评论(5)
热度(235)
  1. 北海 ぐ 冰宫昼夜嘉年华 转载了此文字

© 昼夜嘉年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