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嘉年华

无数昼夜里,最好的时间,与你在一起。

 

【周叶】爱情魔法 中 by Greens

一连数发爆裂弹在光屏凝固而成的石墙上炸开,其威力足以炸碎巨人的颅骨,然而那堵封闭了大门的石壁却纹丝不动,仿佛是被深奥的封印保护一般,任由多强大的武力,也没办法在上面留下一点痕迹。

周泽楷皱起眉,表情越发严肃,他卸下荒火里的爆裂弹,填入弹身刻了咒文的具有突破屏障作用的子弹,刚要抬手再射,忽然,脚下所踩的石阶猛地一动,他连忙向后跳起,一把抓住身旁金发贵族的领子,带着萨迪子爵滚了几圈,飞快离开了大门台阶的范围。

他刚翻身跳起,原本站的石阶已经从中断成数节,在咔嚓咔嚓的机关声中,抬起、错位、落下、拼接,迅速形成一道石砌的围墙。

随后,咔嚓咔嚓的声音变成了响亮而低沉的轰轰声,整座石头宫殿也动了起来,在几乎像是下一秒这地方就要彻底塌陷的强烈摇晃中,层叠的墙壁和楼台纷纷抬升、下降、移位、变形,最后重新嵌合成一座造型和先前完全不一样,但同样精巧得天衣无缝的全新的宫殿——而那个困住了叶修的入口到底在哪里,周泽楷必须承认,他已经完全不能认出来了。

沉默的枪王表情变得阴煞而冷酷,事到如今,他早就明白,自己和叶修是遭了别人的算计。他抬起手里的枪,黑洞洞的枪口抵在了还坐在地上的萨迪子爵头上:“带我去找他。”

“冷静点……”萨迪子爵双手抬起,掌心向外,摆出一个投降的姿势,才刚开口说话,就感到顶住太阳穴的枪管力道加重了许多,刚发射过爆裂弹的枪口还是火辣辣的,几乎要烧着他的头发,“有另外一个入口可以进去。”说着他抬起手,指了指石城中央凸起的一座十分显眼的悬空阁楼,那里开着一扇窗户,里面同样黑洞洞的,不知通向哪里。

“走!”周泽楷一手抓起萨迪子爵紫色的刺绣锦领,拖着人就走。

虽然不知道这个自称来自微草公国的贵族魔法师到底打的什么算盘,但周泽楷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前辈独自陷入这个诡异的石头城堡里,他必须找到他。

 

而被关在石宫里的叶修,这会儿也轻松不到哪里去。

在一阵强烈的晃动中,他眼睁睁看着身处的大厅发生了变形,石壁拆分重组,上升移动又再次下降,好不容易重新稳定下来之后,他非常确定,自己绝对已经不在一开始进来的位置了——至于这座诡异的宫殿把他带到了哪里,现在还没办法确定。

然而更糟糕的是,叶修几乎是在四周平静下来的一瞬间,就看到了一团赤红的火焰在前方黑暗的甬道升起,升腾的热气和嘶嘶的气音中,烈焰摇晃着,慢慢地向他靠近。

“呵……”叶修低声笑了起来,千机伞横亘在身前,摆出应战的姿势——他已经看清楚了,那是一尾巨大的蜥蜴,皮肤犹如在熔岩里翻滚的漆黑岩石,全身被火焰包裹,“没想到,居然是火蜥蜴沙罗曼蛇啊……”

传说中全身都由火焰构成的元素精灵,明显把眼前这个带着一把奇怪的伞的男人作为了攻击对象,喉间发出充满威胁意味的嘶嘶声,庞大但灵活的躯体扭动着逐渐向猎物靠近,周身的烈焰带来强烈的热流和沉重的压迫感,粗大的扁平尾巴拍打着地板,所经之地,身下的白色石砖都因为高温而开裂,形成了许多蜿蜒蛛网一般的裂痕。

在沙罗曼蛇扑上来的一瞬间,叶修猛地向后跳起,千机伞咔咔两下化成一杆枪,在跃起到最高点的时候,叶修抬起枪杆,三发填充着冰霜咒文的子弹射出,呈三角形的轨迹,炸在了火焰精灵身上。

战斗,正式开始。

 

借助地形的优势,叶修终于打断数根石柱,沙罗曼蛇从崩裂的平台一角摔到下面二十米的乱石堆里,发出轰隆一声巨响,随后,它巨大的躯体终于耗尽了元素能量,碎裂成流窜的火焰,带着最后的热量四散开来,形成一股炙热的乱流。

热风扬起叶修的额发,他左侧鬓角的发尾在刚才的战斗里烧焦了一撮,显得比右边的要短上不少,额角也带着一小片烫伤的痕迹。

荣耀大陆的最强佣兵抬手擦了擦脸上被汗水黏住的灰烬,在颊边抹开一道黑痕。即使强悍如叶修,与沙罗曼蛇这种代表元素力的最强精灵单挑,也是一种很大的消耗。体内的魔力用得差不多了,身上也横七竖八添了好些伤口,多半都是被流炎燎灼的烧伤,被汗水和污垢一刺激,相当的疼。

叶修找了处干净的角落,盘腿坐下,掏出空间袋里的伤药处理好较大的伤口,又靠着墙休息了一阵。等体力和魔力都略为恢复,他才站起身来,整了整衣服,又从胸前摸出一个状似怀表的圆盘,精致的表盘上只有一根针,没有时间刻度,此时指针正发着淡淡的金光,扑扑地跳着,箭头执拗地指着3点钟的方向。

“小周果然也进来了。”叶修低声笑了起来,将表盘塞回外衣领子里。这是一对小型定位仪,其中一只可以确定另外一只的位置,在出发前,叶修特地将另外一只挂到了周泽楷的脖子上,没想到现在居然真的派上了用场。

定位仪虽然无法提供准确的坐标,但却可以通过指针的光芒颜色判断距离,叶修看到的这金色的光泽,说明如果另一只定位仪还在周泽楷身上,那么他俩的距离不会超过五百米。

虽然这座宫殿是个十分复杂的立体构造,空间距离不能用直线判断,但失散的恋人离自己不远这个事实,还是相当令人振奋。叶修拿起千机伞,重新掏出一个萤火石擦亮了揣在手里,向着指针告诉他的方向前进。

 

而周泽楷此时也一手握着他的定位仪,一手拽着萨迪子爵的领子,拖着金发贵族行走在漆黑的石砌城堡里。

沉默的枪王不擅言辞,没法审问这个看起来一肚子坏水的可疑贵族,而且当务之急是找到他的前辈,虽然他对叶修的个人能力非常有信心,但这座会变形的石头城遗迹实在太过诡异,他不能忍受恋人处于孤立无援的险境之中。

“再往前走就是一个大殿,”虽然被揪住衣领倒拖着走了一路,萨迪子爵的表情倒是一脸悠闲,“进去看看吧?”

周泽楷皱了皱眉,被算计了一次以后,他已经对这个来历不明的贵族充满了警戒心:“为什么?”

“我给你们看过的,那半张魔法阵,就是在那里找到的。”萨迪子爵回答。

周泽楷的脸色顿时更冷了,语气也从疑问句变成了肯定句:“你来过。”

“抱歉骗了你们,”萨迪子爵被扯着领子,没法摇头点头,只能手舞足蹈地比划起来,“我的确来过,但也只走到这里了,没有再进去啦!”

周泽楷停下脚步,把人摔到地上,银光闪闪的枪口再次顶住金发子爵的额头:“叶修,有危险?”

枪王身上的怒火和杀气已经几近凝固成了实体,萨迪子爵连忙摇头摆手,奋力澄清道:“没危险!没危险!你看我们进来这么长时间,不是很安全吗?他绝对没问题的!”他顿了顿,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补充道,“以他的能力……”

周泽楷一把拽起金发贵族的衣服:“走!”说完,带着人走进了他刚刚指的那座大殿。

 

和一路走来都是漆黑一片的建筑物不同,推开一扇白色大理石雕刻的大门以后,周泽楷看到的是一座墙上镶满了荧石,闪烁着银白幽光的巨大殿堂。

宫殿穹顶高度约有十米,由通体雪白的石头雕成,没有一点装饰,却打磨得光滑如镜,丝毫看不出岁月的侵蚀痕迹,反射着荧石的亮光,呈现出一种白中带蓝的凛冽色泽。

而大门之后,不远处就矗立着一块足有三米高的洁白石板,仿佛一座精致的纪念碑,上面雕刻着细致的图案,周泽楷粗略看过去,那是一幅女子托着圣杯仰头想要接住什么的画面。

除了那座白石碑外,整座大厅空荡荡的,不知从哪里吹来的无名风,通过洞开的殿门灌进殿中,引起低声啜泣一般幽怨的共鸣声。

此时,周泽楷的注意力大部分都集中在了观察宫殿的环境上,就在这个时候,也就是短短一秒钟的时间,他忽然觉得拽住萨迪子爵的手骤然一空,他猛地回头,却看到那金发的贵族,不知如何挣脱了他的钳制,深紫色的衣袍在空中扬起,嗖的一下,仿佛身体没有重量一般,一晃眼就飘出了两米,眼看着就要闪出殿门了。

然而被誉为现今荣耀大陆最强单兵第一人的周泽楷,岂是好欺负的,他二话不说拔枪便射,连珠子弹一冰一火,挟着魔法波动向企图逃脱的贵族射去。

噗噗噗噗的中弹声接连响起,但周泽楷却意外地发现,他并没有看到鲜血飞溅的场面——金发紫衣贵族的身影,像秋天里被踩碎的干树叶一样,在冲击中破碎成许多片,然后化为齑粉,彻底消散在空气里。

替身术!

周泽楷心里大叫一声不好,他连对方是什么时候用了替身都没有发现,更别说逮住他的真身了。

而且更糟糕的是,在金发贵族身影破碎的瞬间,大殿开始摇晃起来,咔嚓咔嚓的机械声和锁链绞卷的摩擦声中,殿门轰然合上,镶满了荧石的墙壁开始变形。它们像是有自主生命一般,规律地拆分、折叠,随后穹顶裂开成四等分后,骤然翻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漏斗型,和拆裂的墙壁组合在一起,拼接成一个足有五米多的祭坛。

“呵呵……”空气里传来金发贵族低沉磁性的笑声,“不用担心,枪王大人,你立刻就会见到斗神大人了……”

话音刚落,祭坛上泛起一道白光,一个人影在光芒中出现,嗖的一下落在了台上。

“前辈!”周泽楷大声叫了起来,几乎克制不住立刻飞枪上去把人抱进怀里的冲动。

“小周,别动!!”祭坛上的叶修,却大叫起来,“千万不要动!”

周泽楷立刻收住已经迈出去的步子,生生钉在原地。

“你仔细看看周围。”

叶修从高高的漏斗形祭坛上探出头来,虽然经过和沙罗曼蛇的激斗,全身脏兮兮的,沾满了灰土和烟尘,额角还有一处红中带着焦黑的烫伤痕迹,但动作利索,说话声音也很自然,周泽楷抬头看着前辈的样子,才总算略放心了些。

这时,叶修从包里随便摸出一个不太重要的小东西,甩手往前一抛,周泽楷立刻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窜起,扑向半空中的抛物线,仅仅半秒的时间,就彻底裹住了那件小玩意儿,呼的一下,它们一起消失在空气里。

混沌之气。

周泽楷额角滑下一滴汗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四周。除了以他的站立点为圆心的直径半米左右的地方,整个大厅的地板,几乎都被一层紫黑色的,浅薄的虚影覆盖了,除了他站的位置,唯二没有被覆盖上的地方,是指向门边不远处那座白色石碑的。

这层虚影,叶修刚才已经用事实证明了,它们是来自混沌的气息,能够吞没捕捉到的一切物体,将其拖向混沌。被它们带走的,无论是死物还是生灵,从此陷入无法解构的次元,再也不可能回归这个空间位面。

混沌之气的威胁并非不可解除,但问题是需要的道具两人身上都没有。

周泽楷估算了一下距离,如果是他自己,从他的位置,最远可以走到石碑附近,轰开殿门以后,或许还可以飞枪躲过这些可怕的气息的捕获,离开这里——但是叶修——他的前辈在大殿中央的祭坛上,四周完全被混沌之气包围,要脱身,就算叶修的身手再了得,风险也仍然太大,而且一旦失败,后果将会是他无法承受的。

“前辈……”周泽楷抬头看着趴在祭坛上低头看向他的叶修,忍不住叫道。

“不要着急,小周,”叶修笑了起来,表情看起来十分放松,一点都不像被困在死境里的人,“我觉得吧,那个冒牌贵族虽然可恶极了,但也不像是真打算弄我们的样子,毕竟在他身上,我和你都没有感受到杀气。”

周泽楷不赞成地皱了皱眉,他想说,令他们陷入这般狼狈境地的人,正是那个该死的萨迪子爵,但他只是嘴唇微微开合了两下,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所以吧,我猜想,这个大殿估摸着就是整座石宫的中心,而除了硬闯出去之外,一定还有其他更稳妥更安全的脱身方法。”说着叶修抬起手,指了指周泽楷身后的石板,“你看,连路都给咱留出来了,分明就是让人去那儿看看的意思吧?”

周泽楷看了一眼那块白色的石碑,又回头看了叶修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顺着混沌之气特地给他留出来的路引一般的空隙,走到了那道石碑前。

“上面画了什么?”叶修眯着眼,趴在石板上大声问道。他的距离有点远,看得不算清楚,只能勉强看到上面画的轮廓,细节一概只能由无口和强大一样闻名的枪王大大转述给他。

“女人,捧着杯子,杯口对准天空。”周泽楷用最简洁的描述回答道。

“天上画了个什么东西?”叶修研究了半天,都没看清楚画面上那个飘在女性头顶的,像半只煮鸡蛋一样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于是问道。

“杯子,另一只。”周泽楷回答。然后沉默了片刻,他低沉平稳的声线,忽然提高了一下,句末还带着明显的语气,“等等!”说着他伸出手,慢慢触碰了一下石碑壁画里浮在天上的那只杯子,“好像,能动。”

说完,他推动了一下杯子的左侧壁,将它往下推开了半寸,像一朵花蕾绽开了第一片叶子。

咔嚓。

清晰的机械声响起。

而叶修那边也传来了一声:“卧槽!”

周泽楷连忙转头,只见前辈原本趴着的地方忽然塌下了一块,漏斗形的祭坛,塌陷的地方变成了向外伸展的一个倾斜的平台。

叶修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周泽楷,没留心脚下忽然就裂开了,差点滑下去,多亏了最强佣兵的条件反射,感到脚下机关移动的震颤的时候,身体先于意志已经翻身,堪堪两个翻滚,避开了变形的位置,回到了安全的地方。

“前辈!”周泽楷叫道。

“没事没事,小周你别动!”叶修连忙一轱辘从祭坛上翻起来,向周泽楷招了招手,示意自己很安全。

见前辈平安无事,周泽楷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也不敢再碰石壁了,指了指壁画里那个被他掰变形了的杯子,又指了指叶修脚下的祭坛:“联动的,它们。”

“是的,我想关键就是这个东西。”叶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束,开始分析,“那姑娘举着杯子要接什么,我猜应该是某种会流动的液体。而天上的杯子能装什么,我想也应该是某种液体。所以,这其实是个‘把一个杯子里面的水,过渡到另外一个杯子里面’的游戏。”他顿了顿,“而更重要的是,天空的那个杯子,还能和我现在站的这处坑爹的地儿联动,它怎么变形,我这么也怎么变形。”

“前辈,危险。”周泽楷皱着眉头说道。

叶修听懂了恋人的意思:“放心,我撑得住,不会掉下去的。”说着他摆摆手,“现在脱困的办法是必须搞定这个机关,小周你就放心地干吧——话说回来,你擅长玩拼图游戏吗?”

“不擅长。”周泽楷这时候倒很诚实,只是脸色看上去很是严肃,叶修甚至还看出了一丝刻意压抑的紧张,“小江,擅长。”他居然还补充道。

叶修哈哈笑了起来:“现在也来不及找小江来救场了,小周,你就尽管拼吧,我能站得稳。”

枪王是个沉默又无趣的人,几乎没有什么私人爱好,平素里最大的娱乐活动就是到射击训练场去练习枪法,拼图游戏在他六岁以后,就再也没有接触过。

在事关恋人性命安危的场合,他真不敢拿自己没有把握的事来赌——要他来拼图,决定能不能解开随时可能令叶修丧命的机关,他宁愿脱掉全身的防具,甚至连荒火和碎霜都不带,赤手空拳和一匹三头地狱犬搏斗。

但是事到如今,周泽楷也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年轻的荣耀大陆最强单兵、轮回团长的枪王,深深地吸一口气,修长灵巧的手指,放在了决定他们命运的那只杯子上,轻轻地,推动另外一边的杯壁……

 

最后一片杯壁完全展开翻转以后,周泽楷回头看了看叶修。

荣耀大陆的佣兵教科书,现在正扛着千机伞,以一种极为高难度的动作,单脚站在变成了一个多面体结构的祭坛上。

因为其他地方的倾斜角度都太大,人没法站稳,呈平面的落脚点只有一个巴掌那么大,叶修的动作看起来十分惊心动魄,简直一阵风就能把他从十米高的结构体上刮下去,然后被下面弥散不去的混沌之气吞没——但是事实上,叶修站得很稳,没有一丝摇晃,悠然淡定得仿佛闲庭信步一般。

壁画里的杯子,现在已经交错展开,只剩下最底部的一小片,承托着一颗圆圆的水珠,应该就是下方举着杯子的女子想要接住的东西。

而叶修所站的祭台,也仿照着壁画的变化一层一层彻底打开,露出了藏在底层的一颗闪闪发亮的光球。

叶修站在能支撑他的地方,从他的位置只要蹲身弯腰就能把那个光球捞起来。但他一向奉行不知底细的东西不要轻易碰、任务当中切勿手贱的原则,根本没打算去动那个在底部滴溜溜发着光的圆球。

“这里,”周泽楷指了指壁画上已经拆分开的杯子,承托着水珠的底部旁边有一个可以推上去的凹槽,轮回佣兵团的团长玩了这一阵的拼图游戏,已经找到了规律,“推上去,会翻转……”

按照这个拼图游戏的最后一步,应该推动凹槽,将它彻底翻转。这样做的话,水珠当然会掉下去,但相应的,站在祭坛上的叶修也会被一道翻下去,周泽楷迟疑地看着前辈,表情十分凝重。

“动手吧小周。”叶修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这里落点多着呢,没问题。”

“会完全翻转……”周泽楷不放心地强调了一遍。

“你还信不过哥吗?”叶修笑了起来,伞尖笃笃敲了两下,“哥什么时候吹过牛?放心,掉不下去的,就算这玩意彻底散架了,我也有信心找到落点。”

周泽楷当然相信叶修的能力,但这不是他放心的理由,如果可以,他情愿站在叶修那个位置的人是他自己,他们两人可以交换一下立场。

只是枪王从来都不是优柔寡断的性格,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带着握枪磨出的细茧的修长手指,稳稳地压住壁画上最后的机关:“准备。”

叶修点了点头,千机伞收成战矛状态,斜斜点着脚尖,这是他当年还是战斗法师的时候,用得最顺手的起手姿势。

看到前辈已经调整好了,枪王的手指,抵住凹槽,缓缓地将最后一片拼图,向上推进,速度很慢,手很稳——随着拼图的移动,叶修感到脚下的震动,唯一的落脚点缓缓倾斜,到了四十度角,已经快要无法保持重心的时候,忽然整个往上翻起,瞬间来了个上下颠倒。

荣耀大陆的佣兵教科书毕竟不是壁虎也不是蝙蝠,无法在这天旋地转中还能稳稳站住。

只是他早有准备,千机伞猛地向上一挑,伞尖卡在拆分后的结构体最近一处凸出的一角,顺着它们翻转的幅度,借力一荡一跃,向上跳起,一手攀住一块略微平坦的地方,这时手里的千机伞变矛为枪,黑洞洞的枪口抬起,向着脚下一处斜面连番射出子弹,借着枪支的后座力整个向上飞起,将自己送出了三米高,稳稳当当落在了翻转以后,从祭坛底部移到了最上方的一处平台上。

叶修完成这一系列转移的速度极快,以至于他稳住身形时,壁画上的那滴水珠和现实中那藏在祭坛深处的光球才刚刚完成自由落体的过程,前者落到了画中女子的杯子里,后者落到了被混沌之气覆盖的地面上。

 

仿佛雨后的阳光撕开了浓云,白色的光球在地上炸裂,汹涌的光潮迅速溢向四面八方。

盘踞在殿内的混沌之气,像是被光照驱散的雾气似的,萎缩、消退,重归于虚无。

叶修从早就拆分得没有了原本形状的祭坛上一跃而下,踩着还不断扩散的白光,跑向周泽楷。枪王先是一愣,然后露出惊喜的笑容,张开手臂,牢牢抱住了扑过来的斗神。

“前辈!”周泽楷柔软的唇瓣印在叶修额头的烧伤痕迹上,怕弄疼了恋人,只轻轻一碰,柔和得仿佛羽毛拂过一般。

叶修抬起头,笑着回了他一个浅浅的吻。

满室光华流转,一时间两人被无数莹白的光点萦绕着,如同置身在浩瀚星海之中。这股不断扩散的流光,带着一种奇异的精神波动,若是硬要形容,就像是春风吹开满树桃花那样的、强大而又温柔的生命力。

叶修和周泽楷两人静静地站在光潮里,看着铺满整个殿堂的白光渐渐暗下去,随后慢慢消散。他们注意到,一株一人多高的白树,悄然在宫殿正中央扎根成长了起来——正是先前那光球落地的地方。

周泽楷下意识地回头,看向矗立在他们身后的石碑。

石碑上的画面,果然已经改变了,不知何时,跪在地上的女子面前长出了一株小树,样子和宫殿中的那株,相似极了。

“怎么……我觉得这树看起来有点儿眼熟啊?”叶修摸了摸下巴,在记忆的海洋里搜索了一番,“看着就像一株生命之树①的缩小版啊?”

周泽楷同意地点了点头。

生命之树是长在精灵境界里的神树,树冠参天,枝干洁白,结出的果实成熟以后,可以孵化出幼小的精灵,是这个神奇而长寿的种族的繁衍根源。

精灵族生性高傲而冷淡,对人类并不十分友好,加上生命之树对这个种族意义极为特殊、守卫严密的缘故,普通人根本无缘得见。不过叶修和周泽楷都不是普通人,他们因为任务的关系,没有少跟精灵族打交道,跟现任精灵女王还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曾经被女王邀请参加过他们的祭奠,喝过生命之树的花朵酿造的烈酒,还收下过那颗树的一片银色叶子,作为与精灵族的友情的信物。

只是现在,这样一株除了体积,简直和生命之树长得一模一样的植物,居然会从这深山老林的地下宫殿里冒出来,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叶修和周泽楷都忍不住走上前去,仔细打量起来。

“小周你看,这个,”叶修指了指那一人高的小树枝干里,缠绕包裹住的一个淡金色的蛋状物,“真是越看越像啊,这不就是生命之树结的果实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忍不住伸手碰了碰那枚淡金色的果子,薄而灵巧的指尖,覆在它光滑的表面感受了一下:“里面,有波动……”

听他这么说,叶修也伸出手,摸了摸那枚果实。

只听“啪”的一声轻响,当两人的手指,同时触碰到果实的那一瞬间,它的表面裂开了一条狭长的缝隙。

周泽楷和叶修都被这忽然的变故吓了一跳,反射性地收回了手,然后眼睁睁地,看着那裂口越来越宽,直到一只粉红色小手撑开裂缝,从果实里伸了出来,手指张合,虚软无力地在空中抓了两下。

“卧槽!”叶修睁圆了眼睛,连忙三下五除二扒拉开果实的硬壳,将里面的小东西弄了出来。

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娃娃,全身光裸,还挂着些透明的粘液,软绵绵地缩在叶修的臂弯里,噗一下吐出一个口水泡泡,然后咯咯地笑了起来。

“居然,是真的……”荣耀大陆里最强大、最全能的佣兵教科书,看了看自己手里那个有着一对尖耳朵的软软的小婴儿,又抬头看了看身边的恋人,露出了难得一见的茫然无措表情,“真的就长出一个奶娃娃了……现在,怎么办?”

周泽楷摇了摇头,眼神都呆滞得有些放空了。他这辈子就真没养过更没想过养娃娃,除非叶修前辈能给他生一个。

“总之,不能把这小孩丢在这里。”叶修头疼地扶了扶额头,顺便哀悼了一下自己眼看着就要报销的休假,“先带出去,然后送去给精灵女王吧,好歹是精灵族的小孩,还给他的族人总是没错的。”

对这个处理办法,周泽楷是一点意见也没有,连忙用力点了几下头。

“把他交给我吧。”

这时,一把娇嫩而甜蜜的嗓音响起,不知何时悄然洞开的殿门外,站着一个娇小俏丽的少女。

“莉莉……”周泽楷小声地叫道。

枪王认得这个姑娘,她正是几天前在镇上的红龙酒馆惹是生非、求他解围以后还想偷走他钱袋的那个行为诡谲的少女。

“我就先不问你是怎么进来的,”叶修眯起眼睛,对这个在酒馆曾有一面之缘、又突兀出现的少女提了十二分警戒之心,“不过这小娃娃,凭什么要交给你呢?”

“因为他是我的弟弟或者妹妹。”莉莉笑了起来,“这可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们可要有心理准备了。”

 

 

①生命之树:参考WAR3的设定,精灵在生命之树泰达希尔上出生。本文为了剧情需要,进行了明显的二次私设。

 
评论(2)
热度(157)
  1. 北海 ぐ 冰宫昼夜嘉年华 转载了此文字

© 昼夜嘉年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