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嘉年华

无数昼夜里,最好的时间,与你在一起。

 

【周叶】本色 上 by 椰果奶红

白色情人节快乐!本文是椰果奶红大大参加《昼夜》合志的作品,征得作者授权后发出,分两次发完。

这也是主页放出的最后一篇《昼夜》合志作品。

 

本色

作者:椰果奶红

 

周泽楷有很多话想说,但不知道怎么才能不拖泥带水地表达出心底的想法,而他又不擅长长篇大论,只好像往常大部分时间一样,沉默着。

在他的身旁,叶修托着下巴。

在两人面前,摆放着一本翻开至中间的大部头。从他们的神情来看,书里的什么内容正在烦恼着他们。

这是“伟大”的红袍法师玛丽的“伟大”著作,会加上双引号是因为对玛丽的评价一直有争议。红色是火的颜色,大家都知道,一个人披着红色的法师袍子,代表这个法师专攻火元素方面的法术,但玛丽虽然是红袍,专攻的却并非火元素法术。这位不一般——有人说是太闲导致的——的法师认为,红色是爱情的颜色,火是爱情的属性,热情如火是为爱情创造的词语。

玛丽对自身袍子颜色的独到解读惹来了传统红袍法师的全体抵触,但这些丝毫没有影响到她,大概是因为和平年代盛产痴男怨女的缘故,抵触她的人很多,敬仰她的人更多。

眼下这本大部头就是红袍法师玛丽的杰作之一,被众多痴迷感情的人追崇膜拜的爱情圣经——《本色》。书皮是如烈焰一般的火红色,而不是和爱情有关的书籍通常都会有的粉红色,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周泽楷和叶修两人不会这么不慎重地翻开它,以至于给自己招来绵长的麻烦。

玛丽是上上个世纪的人了,她的遗作在上个世纪就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听说是正统红袍法师们干的,干得好——谁能想到黑暗阵营境内的一个小小图书馆里会藏有这样一本书。心很黑阵营就连图书馆也不放过,处处布置了坑人陷阱,这可是传授知识的地方啊!

在已翻开的那一页,内容是这样的:对方的身体哪个部位最敏感?

周泽楷和叶修沉重地看着那道简短的题目,两人都感到很刺目——明明这个破旧的图书馆室内其实是很昏暗的。

天知道他们多想用力合上书,最好是再能把书烧成灰烬,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这里,从此再也不踏足这个地方。但他们不能这么做,在翻开这本书的一刹那,他们俩人就被施了咒语,一旦和对方相隔太远,就会莫名其妙地往回走,相互的距离永远也没法超过十米以上。

解决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翻完这一本书。这本书很变态,满足这一页的要求——经常是很让人无奈的要求——才能翻到下一页。这可是本名副其实的大部头啊,这么多得翻到哪天?!

现在怎么后悔都迟了,还是好好回答问题吧。

——对方的身体哪个部位最敏感。

周泽楷在心里描绘叶修的身体,这挺难办的,因为他们虽然确认了伴侣关系,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太过亲密的接触。说实话,在跟这本书扯上关系之前,他和身边的人才刚刚准备像对真正的恋人一样,来点儿情侣该有的你侬我侬或者一场以腻掉双方的牙为目的的甜蜜之旅,旅行中充满了身陷热恋期的人常有的傻笑。

这些事对他们来说是一项挑战,而且听起来这么做很傻,但是,反正没别的要紧事。

也许这也是红袍法师中会出现玛丽这样一个异类的原因,太平盛世已经持续了很久,有些人手头没什么事却想干点什么轰动的大事,又不想杀人放火制裁世界,干脆就在旁门左道上动心思。

说真的,这本书以及和这本书有关的魔法跟杀人放火根本没什么两样,一样的损人不利己。

叶修身体的敏感部位……

脖子?叶修的脖子确实很敏感,特别是靠近喉结的地方,碰触到那里,能轻易让本人的呼吸频率发生改变。耳朵也很敏感,还有肩胛骨周围……敏感的地方有很多,但他挑不出最突出的一个部位。在身边的人那一身衣服底下,他可是还有很多地方没有接触过的啊……

周泽楷看到叶修俯身,拿起笔在书上书写,他很想知道叶修在写什么,但看不到。在给出答案之前,他们也不能相互交谈询问与答案有关的话题,写出的笔画也是无色的。

叶修写完了,转身,将笔放进周泽楷手心,低声促狭笑道:“蒙对了。”

在只有周泽楷能看到的视角,叶修使了个眼色,接着按了按一侧腰部。

周泽楷了然,跟着写上自己的答案,并在心里将伴侣身体最敏感的部位牢记。

两人在书上写出的透明答案浮现出来,看来这本书认为他们都是对的,不然反应不会这么平和。真不知道区区一本书,是怎么对两个人的身体了如指掌的。

周泽楷写的是“腰”,叶修给出的答案竟然是“全身”。

“全身?”周泽楷很意外,这个答案有点吓人。

“是啊。”叶修笑着说,“你才知道吧。”

周泽楷睁大眼睛,“不……”他想说不是的,没听说过有谁能全身都是敏感带的,这也太夸张了。周泽楷认为自己的敏感带跟叶修差不多,他的腰确实敏感,那里可是挠痒痒最佳位置,另外还有一些其他比较私密的部位……但究竟哪一个是“最”,他不太清楚,他对自己的身体没有太大的研究。

叶修忽然抬起手,在周泽楷的脸上摸了一把,后者全身一顿,有些疑惑的表情里又有些不明所以的愉快,看起来就像在说“我不是很明白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有什么用意,但我很高兴它的发生”。

“看,多敏感啊。”叶修说,看着另一个人从刚才起就微微泛红的脸颊。

周泽楷用一只手捂着刚才被几乎可以说是轻佻地碰了一下的那半边脸,对叶修的话不太同意。“你们对敏感的定义,和我不太一样。”叶修和书对敏感的定义范围太宽松了。

叶修连续发出“啧啧啧”的声音,意义很不明。

书上浮现一排字迹:如果这道题不限制答案非得在对方身体上挑,叶修的答案换成他自己的名字也是对的,类似于源头之类的存在。

“好吧……”周泽楷很窘迫地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

爱情真是神奇,对吧,在你没发觉的时候就已经改变了你很多东西。

“唔……”周泽楷难以正面回答。他和叶修一样,都不喜欢一本书在边上指手画脚。别问一本四四方方的书是怎么做到“指手画脚”的。

“下一页下一页。”叶修敲着桌子。

书自动翻至下一页。

像战士对危机的下意识反应那般,叶修的左手猛然一抓,极其迅速地抓住了一只正探向自己衣服底下的咸猪手。

“干嘛。”他斜眼看向对方。

“试试。”周泽楷低声说。

叶修挑着眉,看着周泽楷英俊的面庞,就像后者此时此刻正同样专注地看着自己。

“你知道如果不是这本破书,和你总是管不住的小红晕,这时候你我早就已经‘亲密无间’了吧?”叶修说。

周泽楷第一时间转头,以目光谴责那本让他们头疼了很久的书,但这没持续多久。他再次转头,看向叶修,表情有点呆。

……小红晕?

是指……他的腼腆吗?

其实周泽楷并不是个总腼腆害臊、容易不好意思的人,他只是不太擅长交流,其他时候还是很正常的。对于爱情,他这是第一次接触,加上对叶修的重视,他不希望自己的没经验带给叶修任何不愉快。据他所知,叶修这也是头一回。

周泽楷忽然意识到,自己可以不用这么拘谨,显然叶修更希望他主动些。

阻碍他们更近一步的两大因素,书和太过谨慎的心理,周泽楷没法把那本法力强大的书怎么样,但第二项并不是什么难事。主动,就是心中想亲昵一下时,就做点什么,而不是审时度势,思考这样做是否恰当。

周泽楷没忘记自己刚才想试验一下叶修的敏感部位。

周泽楷忽然向前,拥住叶修,紧接着撩起后者的衣摆,手探进衣内。他两手并用,在叶修的两侧腰上摸来摸去,就情人的标准来说,动作很生涩,没造成什么暧昧的气氛,反倒让叶修哈哈笑起来,听起来一点也不情色。

着重说明一下,周泽楷是个聪慧的青年。

他的左手往上,顺着衣服内的肌肤来到胸口,抚弄左侧的乳头,右手继续在叶修的腰上抚摸。手掌紧贴着皮肤,清晰地向下方的身体传达掌心的温度。

叶修的笑迅速收敛,双目眯了一下,直视周泽楷的眼睛,感受到贴得极近的对方呼吸带来的温热。

叶修忽然用手抵住周泽楷的胸膛,说:“干嘛。”他的话里透着“可以停止了”的意味。

“礼尚往来。”周泽楷笑着说。

他想更进一步,来一次亲吻,或者利用一下行李里的毯子,让自己对叶修的身体更了解一些。但前提得是旁边没有《本色》这样一本书,有它在就总觉得周围瞪着一双大眼睛,太倒兴致了,他和叶修都不能忍受。

周泽楷收回手,退开一步。他的脸有些红,不是因为害臊,而是因为情动。叶修的状况差不多。

他们将视线重新放到存在感极其强烈的书上。

——最不敏感的地方呢?

两人都迅速填好了自己心里的答案,都是同一个,头发。

“要是都是这么弱智的问题就好了。”叶修说,“虽然其他的也够弱智的。”

周泽楷深以为然地点头。

书上出现一排省略号,自行翻到下一页。这一题本该同上一题一样会让恋爱中的双方心中小鹿乱撞,却被这两个不合作的人给彻底把气氛搞没了。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口述。

周泽楷谨慎地思考起来。

“很强。”叶修说,“年纪不大,却很强悍,以及勇敢和有担当,还有很沉默。最开始我以为他的嗓子有问题所以不能说话,并且在知道他是正常人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经常忘记他是个健全的人。”

“……有这么严重吗?”

“非常有。”叶修表情严肃,“该你了。”

周泽楷清清嗓子。

“这是个强者。”他缓缓说,“似乎有些自大,有些……贱贱的,但其实,这些是凭自己的努力和坚持站到顶端的强者,理所当然应该有的高傲与自信,性格也不是贱贱的,而是……总之……很吸引人。”

“啊~”叶修很受用周泽楷对自己形似表白的形容,“我这样的人,谁会不喜欢呢。”

周泽楷笑道:“有我一个……就够了。”

叶修啧个不停,“你这调情的话说得越来越顺溜了,希望以后再见到小江,他不会误会你被换了个人格。”

“不会。”

书对于这一题所造成的影响很满意。

“下一页下一页,速度。”叶修催促。

我不介意等你们多调会儿情。

“多管闲事,做好你的本分工作,或者解了我们身上的咒术。”

不解,你知道我的工作是什么吗?

“不就是满足几个世纪以前一个言情故事看太多看疯魔了的女人的遗愿吗,显然那个女人的遗愿是在死后继续欣赏现实版的言情故事,倒霉又可怜的你在几个世纪之后还在为此服务。”叶修说。

玛丽的画像就在扉页,那上面附着一点别样的法力,没猜错的话,玛丽的一部分思想被刻印在了这本书上。

……。书说。

周,你其实可以拥有更好的伴侣。书又说。

“他很好。”周泽楷说,忽然顿了一下,又说,“他最好。”

……

“你怎么忽然干起挑拨离间的勾当来了。”叶修嘀咕。

书没有再给出回应,在小片刻的没有任何反应后,忽然翻开一页,纸迅速且沉重地打在前一张纸上。

——你有没有想过,你们的关系到现在还没有太大进展的原因?对方刚才暗示你可以更主动,但对方一直以来也不怎么热衷主动和你调情。

显然这道题针对的是二人中的一人。周泽楷看完题目,接着看向叶修。他其实就在刚才有过这样的困惑,但没有在脑海里存在太久,这不值得纠结。

但这本法力强大的书提起这个,就不得不问个清楚了。

周泽楷经常不需要说出口,叶修就能知道他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叶修现在很想抽烟,主要是想在只剩烟屁股时,将还燃着的烟屁股用力摁在那本书上。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他说,“小周总是前辈前辈地叫,但凡是正直的人都不能心安理得地对一个晚辈出手。”

周泽楷觉得自己在叶修身上看到了类似于故作轻松的东西,这可不常见。

——我不接受这个说法。

“你又不是小周。”叶修瞪着书。

——我的意思又不是他不接受这个说法,别想含糊过去,我可是有读心术的,你这说法只能算给出了一小半的理由。

“那你还问这种东西?”这破书,真是太欠揍了。

为了你们,为了本该热情如火却被你们演绎得温吞如水的爱。

“我靠。”叶修超级郁闷,“我不知道怎么搞,对跟男人谈情说爱没经验,又不能用对付女人的法子,而且我对女人也没什么经验。他又看起来那么纯,真不好下手。”

周泽楷的双眼亮晶晶,“我来。”他说,整个人看起来很雀跃。

书很满意。

——你打算怎么来?

这题出得真是一点也不给喘气的时间。

叶修支着下巴,提着眉,一声不吭。刚才的问题针对他,当得到满意的答案后,立即顺着上一题的答案转而针对小周,这书真会耍小聪明。

“主动些。”周泽楷说。

——详细点儿。

“当想亲密的时候……就行动。”

——这一句跟上一句压根没差别。

“啊……呃……”这书真磨人,“我打算……半年之内……和他有实际性的进展。”

——半年???

“半年?”叶修叫起来,“等等,你说的实际性进展……是什么?是做爱吧?”

“……是。”

“还要半年啊?”叶修继续叫道,“从认识你到你跟我表白,才只花了不到一个月。”

“怕你被别人抢走,所以……”周泽楷说,“很意外你答应了。”

“然后呢?”叶修追问。

周泽楷有些窘迫,“接下来就,有的是时间让你,离不开我。”让这段关系成为永恒。周泽楷低着头,双手绞在一起,拇指相互搓着。

叶修猛然拍在周泽楷双肩上,后者惊讶抬头。

“小周,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个勇敢的、很有行动力的人,在我点头答应你的交往请求之前你都没有让我失望。”叶修严肃地说,仿佛在交代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别让我继续失望。”

周泽楷郑重点头。

“好了,快翻页。”叶修松开周泽楷。

——感谢我吧,要不然你有的等。

“都说了快翻页了,真啰嗦。”叶修嘀咕。

书愤愤地翻到下一页,诅咒不懂感恩的人会遭报应。

——对方承诺更主动,你呢?

“他主动,我当然被动。”叶修说。

——你不觉得自己也该主动些吗?爱情不能光一个付出。

“好吧,小周,如果遇到危险,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你在我身后安心地随便干什么都行,不用担心,毕竟我很久没碰上像样的对手了,新生代里一时半会还长不出像你这样能跟我一战的。”

“不,我来。”

“让我在后边看戏?那不行,不经常运动的话,身体会迟钝的,那可不好。”

“你想的时候,就一起。”

“书说一段感情里不能光你一个付出,其他人也肯定会这么说,付出要平等什么的。”

“不听。”

叶修朝书摊手。

——周,叶的气焰打从认识你之前就很嚣张,你犯不着再煽风点火。

“可我又不是他的敌人,总想着打压他。”周泽楷说,“而且。”他顿了一下,“我喜欢。”

书又是一阵无语,翻页。

叶修朝周泽楷竖起两个大拇指,表示自己很满意很高兴。周泽楷看到很高兴的爱人,本来就很愉快的心情变得更愉快,笑得嘴角咧了起来。

——你向对方撒过谎吗?撒过多少次?

“没有。”周泽楷坚定地说。

“……没有。”叶修。

书对答案的评价是一个圈一个叉。

“哦,我记起来,有过。”叶修一副忽然记起来的样子,“不过没几次,没什么大碍,可以到下一页了。”

——何不说说那些谎言的具体。

“你问的又不是这个。”

书翻了一页,表现出锲而不舍的态度。

叶修低头咳了几声,“都说了没什么大碍,就是有次我答应抽完手上这根就不抽了,其实等他走开我还在抽。”

书上浮现一个叉。

“你还想怎么样?!”叶修怒道。

——说实话。

“好吧,不是‘有次’是‘每次’。”叶修看着天边,忽略身边的人炽热的视线,“有时候我会在他走开一会后用最短的时间把手头的那一根抽完,在他回来之前点根新的再抽到看起来和上一根差不多的程度,然后在他眼皮子底下尽量小口抽,让烟燃烧得最慢。”以此让小周相信抽完一根烟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他其实花上一整天也抽不了多少根,这么几根烟对身体压根造不成什么危害。

“这事很难。”周泽楷说。因为他的观察力很强,烟的长度有所改变,他不会觉察不到。

“是的。”

“这事你很拿手。”

“嗯……”叶修说,“我厉害吧?”

“对身体不好。”

“你该说‘真厉害’的。”眼看周泽楷的神情越来越沉重,叶修干笑,敲着书直喊,“为什么还不翻页!”

书写道:你们真应该好好感谢我。

“快点翻到最后一页然后结束吧。”叶修没好气,周泽楷点头。

——这道题本不是这样,但你们还没有上过床,只好改改了。问题是:你认为初次结合时,对方将是什么样子?

“喂,越来越过分了啊。”叶修不爽地敲着书的一角。

——你打我啊。

拥有高强法力的书是不会轻易被毁坏的。其实它认为自己不会被毁坏,加个轻易只是让自己显得谦虚点。谦虚人人爱,而它是本人人爱的书。至少正常的、不欠揍的人都爱它。

周泽楷与叶修两人陷入沉重的思考,或者更确切地说,被困扰住了。

这种事怎么想象?

要说这种事想象起来也不难,只是面对着一张试卷让你意淫和爱人的床事那就难了。

“一、一定……很性感。”周泽楷结结巴巴地说,“很美,很诱人,像熟透的果实……”

“我的答案和他一样。”叶修赶紧说。

——太敷衍了!

叶修一巴掌重重打在桌面上,怒道:“我受够了,我对付不了你,难不成荣耀大陆最有智慧的智者还对付不了你?我要去找罗辑!”

——没用的!就算有智者也无法让你逃脱我的魔掌!老实点!!

书擦掉了“我的魔掌”,快速改成了“爱的包围”。

“你不过是一本古老的书,智者们对老书最拿手。”叶修冷哼。

——我相信即使再过几个世纪,也不会再出现像我的主人玛丽那样对爱情拿手的法师。智者只对书拿手,可不是对爱情拿手,而我是两者完美的结合。你这种对待感情问题敷衍的态度,会让你的伴侣难过的。

“我不难过。”周泽楷说。

书非常不高兴地翻页。

——对方做什么事的时候,会让你不愉快?

“抽烟。”周泽楷。

“不让我抽烟。”叶修。

——你们的关系是否已对外公开?

“没有。”周泽楷说。

“因为他不怎么开口,而我对刻意公布这种事没兴趣。”叶修说。

——用一种动物来形容对方。

“又是道有映射效果的题?”叶修警觉道。以前有个问题是让他们俩用一种花形容对方,结果叶修变成了周泽楷口中的花,一株该死的娇艳欲滴的玫瑰!更该死的是紧跟着的一个题是去某个地方寻找某个东西,否则不给他恢复原状!周泽楷整整半个月都在抱着盆花到处跑,还得小心看着花儿,生怕掉了一片叶子。

周泽楷和叶修都再也不想体会那滋味。

——宾果。

叶修又是一个怒拍桌子,“我就不信智者搞不定你,先知还能搞不定你!”

罗辑要是不行,就请罗辑的老师出马!

——这已经是倒数第五道题了。

“真的吗?你看起来还有至少一半的页数。”叶修狐疑地说。

——那是画,每一位答完所有题修成正果的情侣在里面都会有一张合影,我照着他们的模样画的,你们的也在里头。

“看来被你祸害的人真不少。”叶修啧啧。

——干正事,快答题。

叶修严肃地对周泽楷说:“一定想仔细,别心直口快,害的可是我们两个。”后者严肃地点头。

绵长的沉默,绵长的沉思。

“勇猛的狮子。”叶修。

“强壮的豹子。”周泽楷。

书给出两个叉。

——我说过我能读心吧。

“那还要我们口头上回答什么,你直接看心就行了。”叶修不快道。 

——情趣啊。

“……”周泽楷无奈地说,“小豹子。”

“为什么你会觉得小豹子适合形容我?”叶修不解地问。

周泽楷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因为他想抱着这样的你,有些不符题目,但我准了。

书给出一个圈。

叶修竖起中指。“白色的狗。”他给出自己的回答,“纯白的,比较大的那种。”

书给出第二个圈。

周泽楷忽然感到身体不舒服,自己正在变矮,并且这不是幻觉,他真的在变矮!视线中的叶修和桌子越来越高,他的手指也在缩短,并生长出白色的绒毛。

他变成了一只白色的狗!

“哇哦。”叶修很庆幸这次不是自己中招。

周泽楷发出细细的呜呜声,低头看看自己,感到悲伤和失落。他原本满以为能拥有一只小豹子叶修,很小一只且非常漂亮的豹子,将来必定会成为一只出色猎手的小豹子。好吧,他想得有点多。

叶修揉揉白色大狗的脑袋,手感非常好,他感到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你果然很适合这种形态。”叶修赞道,“简直让人爱不释手。”他双手并用起来。

周泽楷并不为这句话开心。

书翻到下一页。

——你们需要到世界最高的那一株树上,摘到最顶尖的那一片叶子,再带回来交给我。我会在这里等你们。

“呜呜……”周泽楷下意识嘀咕“世界最高的树”,却发出了狗的声音,不禁感到非常郁闷。

“世界最高的树?”叶修说,“指的是最高的一株正常的树,而不是树人坎特吧。”

——就是坎特,树人和树没什么两样,只是前者能凭自己的意志行动而已,没有什么树的高度能比得上这位最年长的树人。

“你让我爬到树人的身上去扯人家的叶子?”

——还有你此时非常可爱的伴侣。

周泽楷耸拉着耳朵。

“比上次的困难只高不低啊。”叶修很忧郁。

——加油。

书合上了,恢复成两人最初见到它时的模样,红色的封皮显得很陈旧,以致书名都有些模糊不清,封面上除了苍老的气息和晦涩的书名,再没有任何能给出其他人了解这本书的信息,除非翻开它。

只要翻开它。

 

 

 

 

 
评论(17)
热度(302)
  1. 北海 ぐ 冰宫昼夜嘉年华 转载了此文字

© 昼夜嘉年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