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嘉年华

无数昼夜里,最好的时间,与你在一起。

 

【周叶】本色 下 完结 by 椰果奶红

本色 上

本色 下

作者:椰果奶红

 

树人一向是稀缺的物种,即使世界已经和平了数个世纪,发展到现在,树人的数量也没超过二十个。一棵树变成树人太难太难了,不仅仅是经过漫长的时间所能成就的。

坎特是全世界不到二十个的树人里,最高大,最声名远播的一个。没人知道坎特的具体年龄,据说已经超过两千了,不论这据说是真是假,坎特都是棵名副其实的古树。

叶修不清楚坎特的脾气,但想必不会太好。太好的脾气可做不了一大片森林的守卫者。

绿林,坎特守卫的森林就叫这个名字。

前往绿林的这段旅途在叶修看来,还算不错。周泽楷变成了一只白色的大狗,一大团毛茸茸的样子很逗人喜欢,加上白色毛发里黑溜溜的眼睛经常露出失落和忧郁,而这些情绪总是很快随着他的言语动作变成开心或者惊喜甚至心花怒放,就算是叶修,也感到有点把持不住。

可比周泽楷带着栽种在花盆里的他满世界跑好多了。

 

周泽楷跑出马车,下到地上。

不远处就是绿林,荣耀大陆面积最广、最古老的一片森林。

一棵接着一棵大树在眼前延伸到远方,即使到了和天连接成一线的地方也没有停止,仿佛这片浓郁的深绿没有尽头。在叶修视线的侧面,有一些高度不一的山延绵起伏,无一不盖满一身幽绿。

这么一大块疆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树人在守护。

光是这么看,叶修找不到最高的树人在哪,得飞到天空才行,但他不会飞。

剑走偏锋的话,滥伐树木能引来森林守卫者,但那样就没法和和气气地要求树人头顶的一片叶子了,惹怒森林守卫者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谢天谢地,他们进入森林后,在靠近边缘的地带碰到一个小树人。那大概是刚形成没多久的一个树人,很友善且对任何外来生物都充满好奇心。

“我们只要知道能在哪找到坎特就足够了。”叶修说。

“坎特?你找坎特做什么?坎特是个和善的长辈,但他很忙,要是没有天大的事最好别去打扰他。”小树人一边回答,一边用枝桠拨弄那只白色的狗,“你好,可爱的狗狗,我叫皮特,请问你叫什么?”

“汪汪。”

“周泽楷你好。”

“汪汪。”

叶修发现树人能和动物交流的传言是真的。

“什么?这个人族是你的情人?”小树人很吃惊,“在没有成为树人之前,我就知道引领世界潮流的是人族,但我没想到他们已经前卫到了这种地步。”

叶修赶紧插进话来,扭转这个绝对不能再继续下去的话题,“我们找坎特是有一个很重要的请求,请务必告诉我他的位置,否则我和他将陷入很麻烦的境地。”

“是吗,好的,我告诉你,真不愿看到这么美丽的生物被什么给困扰。”

“谢谢。”

得知坎特当前所在的位置和路线,叶修和周泽楷告别小树人,向东方赶去。他们与坎特之间的距离有些远,叶修预估他们马不停蹄地追上两天两夜,才能见着坎特。

赶路一整个白日,夜幕降临,叶修在一条小溪边休息。升起一堆篝火,抓了几条小鱼,插在树枝上烤。周泽楷前半身伏在叶修大腿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在火上翻转的鱼。

“小周。”叶修问道,“你是怎么跟树人皮特谈论我的?”

周泽楷抬起头,汪汪两声。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叶修嘀咕,“这道题的魔法大概就为了这个吧,考验当两人言语上无法交流时是否能心意相通,对我们来说毫无难度。”他低头挤挤眼。

周泽楷眨了下眼睛,张开嘴,吐出舌头,舔了几下叶修的下巴。

这副纯洁干净又毛茸茸的形态真是太适合他了。

叶修一手搂着白色大狗,五指在后者下巴和胸交界处揉搓,一边压着声音叫道:“谁是我的小周?谁是我的小周?”

“汪汪。”

周泽楷不用想也知道这不是在调情,他见过爱狗人士这么对待自己家的狗,但他可不是狗,只是暂时变成这样。周泽楷不太能分得清叶修这是在故意逗他还是怎么样,他不常见到叶修玩乐的情绪这么旺盛。难道是因为他现在这副模样的关系?那对他原本的模样可有点不公。

“哦!这是我的小周!”叶修疯狂揉搓柔软白毛。

“汪汪!”

叶修把周泽楷全身的毛都搓得竖立了起来,吃鱼的时候,他将立起的毛全部抚平。

 

他们在第四天的中午时分看到视线中出现一棵比其他树都高的树,树顶一晃一晃的。巨型树人坎特正在绿林的东部巡视。他们在第四天的傍晚终于追到坎特的脚下,并让后者注意到自己。

“啊,是你们。”坎特的声音像深邃山谷中吹过的风,“皮特说的那对跨种族恋情跨得有点太大的一对儿。”

“不,他其实和我一样是个人,只是被魔法变成这样。”叶修说。

“看到你们的一刹那我已经明白。”坎特弯了弯腰,但即使这样,它的高度对地上的两个小生物来说还是太高,“听说你们找我有很重要的事,我猜那事跟你们的现状有关。”

“是的,我们需要你的一片叶子,必须是位置最高的那一片,那能解除他身上的法术。”

“我从不知道我的叶子有这样的神奇功效。”坎特晃了晃脑袋,带起一阵呼呼的风声。

“我们得拿它去做交换。”

“我帮不了你们。”坎特说,“这得你们自己到我身上去取,我无法自己探取。”

“这就够了,非常感谢。”叶修行了个礼。周泽楷也跟着汪了一声以示感谢。

最年长的树人竟然性格是如此的和蔼,叶修很惊讶,但不算太意外。毕竟这是活过了上千年的老者,不是他能轻易评判的。

当那两个小生物爬到自己身上,坎特便继续巡视,丝毫不担心那两个微小的家伙会对自己的身体做出什么坏事。它的步调很平缓,跨出一步所用的时间在人来看简直就是磨蹭,前进的速度却能让大陆上绝大多数生物惊叹。狗的四肢不适合爬树,周泽楷在树上的每一步都千辛万苦,拖慢了速度。

坎特不介意那两个小家伙要在自己身上折腾多久,这两个小生物能听它闲聊,所以它的心情挺愉快。

“我看到一条毛虫。”叶修大声嚷嚷,“我觉得我发现了一个虫群的据点。”

“捣毁掉,消灭它们,一个都别留。”坎特恨恨地回道。

小片刻后。

“我弄掉了你一小块皮。”叶修心虚地说。

“虫子呢?”

“全灭。”

“好孩子!”坎特大声称赞。

叶修和周泽楷继续艰难地攀爬。

“汪汪!”

“这里有一窝松鼠。”叶修叫道。

“不用担心,那是库利一家。”坎特说,“快跟远道而来的朋友打声招呼,小库利。”

“吱吱!”

“看来它们很喜欢你,小周。”

“汪。”

“吱。”

……

“一窝鸟。”

“汪!”

“啊,不止一窝。”

“汪汪汪。”

“吱。”

“哇靠!好多鸟蛋!我能不能掏走几个?”叶修搓着手。

“只要你确定能在它们的家长回来之前离开。”坎特说,“相信我,你不会乐意面对一群愤怒的父母,即使那是一群鸟。”

“还是当我什么也没说吧。”叶修放下手。

直到第二天中午,叶修和背上站立着松鼠库利一家大小和几只鸟崽、头上还盘旋着几只鸟家长的周泽楷终于来到最接近顶端的一根树枝上。叶修可以对天发誓,那几只鸟崽是在窝里头安安稳稳自己破壳而出的,跑到小周背上的原因大概跟松鼠一家差不多,他全程都安安分分的,什么坏事也没干。

“快帮我找找哪片叶子站得最高。”叶修靠着树枝喘气。

小库利机灵地窜了上去,过了一会儿,拽着一片翠绿的叶子窜回来到叶修身上。叶修两眼发光,揪住那片叶子,夹进衣服里。

“谢了!”他说。

“汪汪!”周泽楷也在道谢。

小库利重新回到周泽楷背上,小小的爪子揪起两簇白毛盖在脸上,大概是在表示害臊。

“非常感谢,坎特先生。”叶修大声说。

“汪汪汪!”

“现在说谢还太早了,先下到地上再说吧。”坎特说。

下去可比上来有难度得多,有得叶修头疼。

但总的来说,这次取叶子的旅途没有太多困难,没什么阻碍,除了爬树的难题,其他都很顺利。

 

——这几只小鸟是怎么回事?

“你还没翻页,没翻页不能问下一个问题。”叶修将叶子放到书上,“你要的东西,最高的树上最高的叶子。”

——恭喜你们,完成了考验。

周泽楷恢复成了原样,头顶的三只鸟崽看到周遭环境突变,吱吱喳喳了一阵,不过没持续多久就安稳了下来。

叶修还没来得及叫书赶紧翻页,就被周泽楷抱住。

“干嘛?”他问。

“我记得你,很喜欢这样。”他是在自己变成白色大狗后发现这件事的。

“不是啦……”叶修干笑,“先干正事先干正事。”

周泽楷没有松手,下巴压在他的肩上。叶修没推动他,就随便了。

——好好感谢我吧,情侣们。

“快翻页才是。”叶修说。

这人还能更不讨喜点吗,真是白瞎了旁边的小英俊。书感叹着,翻到下一页。

——觉得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可是个好人。”叶修说。

“我也是。”周泽楷跟着说。

——好好回答!不许敷衍不许学坏!

“我真的是个好人啊。”叶修惊呼,“不信你问小周。”

周泽楷连连点头,“我也是。”

——详细点!详细点!

“好吧,我想想……我很犀利,友好,和蔼,总之形容好东西的词放在我身上就对了。”叶修拍起手,“我真是个大好人。”

——骗鬼呢!

“我没在骗,你也不是鬼。”叶修说,“书要懂得知足常乐。”

“我也犀利,友好。”周泽楷笑着说,“不骗谁。”

书阴阴地翻到下一页。别问一本书怎么做到“阴阴地”,这可是一本有魔法的书。

——这样的你,打算在今后给予对方怎样的爱呢?

“爱就是爱啊。”叶修说。

——爱可以是变化莫测的。

周泽楷在叶修脸上亲了一下,笑了笑,说:“真诚的。”

叶修不由也勾起了唇角,说:“我不会逊色的。”

书很满意。翻页。

——我要求你们写下此时此刻你最想对对方说的情话。

“没有怎么办。”叶修说。

——我可以等到你有为止。

叶修叹了一声,看在这是最后几道题的份上。

周泽楷先俯身,拿着笔想了一会,写下一些字,然后将笔放回去。在重新直起身来的那一瞬间,他瞄了一眼身旁的叶修,脸上是不太自如的笑。

叶修不禁嘀咕:“想不到我一把年纪,竟然得陪着玩这么久的情情爱爱游戏。”

——你丫才二八。

在存在了数个世纪的书看来,叶修此时的说法是十分刺耳的。

叶修写下自己的那些话。

——最后一题,这其实不是一道题目,也不是一个关卡,只是一个要求。亲吻吧!相爱的人们,在最后这一页,我希望看到你们释放出激情!请向爱人释出你最深的爱意吧!我将永恒记录下这一刻!

“完了是吧?快——”

叶修话没说完,就被周泽楷紧紧抱住,堵住了嘴。

书激动地照着这一幕,在一个空白页上快速作画。

过了好一会,周泽楷才松开。离去时,还依依不舍地在叶修的唇上舔了一下。

“年轻人就是性子急。”叶修唉声叹气,“以后可怎么办噢。”

周泽楷心情很好,笑眯眯的。

不知何时书上出现两片叶子,两片叶子在被两个人注意到后,漂浮了起来,徐徐飘向一个目标,直到一人接住一片。

——这是我用你们带回来的叶子做成的两个小玩意,如果你们乐意,我不介意你们将之当做定情信物,这是为你们而制作的。它们将像你们对彼此的爱一样,永不枯萎,并且永恒保留你们在上一题所写下的话。

两片翠绿的叶子很小巧精致,叶脉上时不时闪过一丝不显眼的亮光。叶修将叶子反过来,看到上面这样写着——

绝不会再让你失望。周泽楷。

叶修干笑,“真不该说那些话的,其实慢慢来也挺好……”

而周泽楷的叶子背面是这些——

接下来我将伴你走的,远不止五十年。叶修。

周泽楷将那片叶子紧紧攥在手心。

叶修将另一人脸上的傻笑尽收眼底,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过他可不是傻笑,他是得意地笑,不失风度地笑。

书很感动,如果它是个人,此时一定正拿着小手绢抹眼泪。它又完美地促进了一对恋人的感情,看着这两个人相互之间流动的情愫,它都要被自己辛勤努力的成果感动哭了。

一张纸从书上脱落,飘到叶修手上。那上面是他们刚才亲吻的样子,不过场景变得不一样了,不是破旧的图书馆,而是在看不出地方的地方。他们身旁满是红色的小心心和白云,上方头顶是一本展开的书。书上长着华丽的翅膀,书后是万丈金光效果,这些添油加醋的部件似乎是为了让任何看到这图的人相信这是本伟大的书,没准能让脑子不聪明的人产生出“得此书者得天下”的傻念头。

下边一对亲吻的情侣活像压根不是主题。

叶修很无语,周泽楷也停止了傻笑。

“里头这本书不是你吧?”叶修问。

——照着我自己画的。

“你哪来的翅膀和金光?”叶修又问。

——你以为我几个世纪都只呆在这个破图书馆吗?至于金光,我如果想要,不会没有的。

叶修不想继续问了,把那张画放到书上,说:“送给你,不客气。”

——这是我送给你们的!好好收着!当你们决定在某个地方定居,就把它裱在相框里,挂在家里的墙上。我会透过它祝福你们的。

“不要。”叶修斩钉截铁地说,“更不可能放进相框里。”

——这可是你们爱情的见证。你还想不想我解除你身上的法术了?

“要了。”叶修将画收回来,“但别想着有相框和在墙上安家的待遇。”

——好吧。

“快解除我们身上的法术。”叶修催促。

——啊~玛丽玛丽红~~~好了。

“试试。”叶修对周泽楷说。

他们走到图书馆外面,确定了法术已经被解除,才重新回到图书馆。

——我会想念你们的。

周泽楷朝书笑笑。

“拿着。”叶修将那张画塞进周泽楷手里,“用来垫桌角不错。”

——周,你真的值得更好的!不要放弃!

叶修合上书,大摇大摆离开图书馆。

 

远离那间破烂图书馆,走在黑暗阵营的地盘一个小镇的路上,叶修畅快地呼吸自由的空气。其实,他和周泽楷已经决定相伴一生,被法术限制无法离开对方十米,对他俩来说应该不是多难受的事才对。只能说,有没有一个“被”字,事件的性质很不一样。

周泽楷跟在后头,将那张图画放进包袱里,小心翼翼收起独属于自己的那片叶子。

“小周。”叶修问道,“你想去哪?”

“随便。”周泽楷说,快走两步,与叶修并行。他没有目的,叶修去哪他就去哪。

“没有想去的地方吗?”

周泽楷想了下,摇摇头。

头上的鸟儿吱吱喳喳叫了起来,周泽楷微微低头,叶修伸长脖子探头看了两眼。“怎么了?饿了?”他问三只鸟崽。

“喳喳喳!”

叶修缩头,说:“我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他对鸟也不懂行,没法光凭眼睛知道这些幼小的生物想要什么。

“我现在也听不懂……”周泽楷犯难地拧眉。

幼鸟们开始在周泽楷的头顶扑腾,原本就已经够乱的头发变得更糟了。

叶修伸手过去,三只鸟崽扑腾到他手上,他将它们抱下来,和周泽楷一起打量它们。

“怎么办?”叶修说,“我对抚养任何种族的幼崽都没有经验。”

“喂点吃的?”

“嗯,大不了不吃就扔了,你去抓。”叶修停下脚步,左右看看,“干脆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你顺道弄点我们吃的。”他走向旁边的一棵树,在露出地面的树根上坐下。

“好的。”周泽楷将包袱放到叶修身边,离去。

英俊的射手回归时,看到留在树下等待的人正靠着树干哈哈笑,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幼鸟们正在地上玩耍,小小的黑色的三只,很可爱,但不至于让叶修高兴成这样。

“怎么了?”周泽楷好奇。

“哈哈,我刚才忽然想到,”叶修乐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这些都是你当着我的面‘偷’回来的人啊,我不找你算账竟然还帮你抚养,真是太贤惠了。”

周泽楷一呆。

“我们婚都还没结,就先育幼儿了。”叶修收起笑,装模作样,看着地上的幼鸟们幽幽叹了一声。

“我想到了!”周泽楷忽然一拍手,提着的兔子都掉了地上。

“嗯?”

“去圣城!”

“啊??”小周怎么突然想到去那里。

“去圣罗大教堂,去结婚!”周泽楷激动地说。

“啊……”叶修吃了一惊,“这个,不着急吧……”

“那什么着急?”周泽楷问道。

“这个嘛,看看风景啊,到处转转啊,都是很不错的选择。小鸟们都要饿死了,快喂它们吃的。”

周泽楷往前跨两步,陡然贴近叶修。

“我发现,”他拥住跟前的人,“前辈对处理爱情……真的很不拿手。”

他们贴得太近,这些话几乎是靠着叶修的耳朵说的。叶修耳朵发痒。

“你不是早就改口直呼我的名字了吗?”叶修说。这个时候,还在试图转移话题。

“我喜欢这么称呼你。”周泽楷用只有双方能听到的音量,缓缓说,“特别是……在床上。虽然还没有结合,但是,我肖想了很久。有那么一天……”他停了一下,晃晃脑袋,“结婚的那一天……我一遍遍地叫你前辈……一边和你……”

周泽楷的耳朵已经红了。

叶修能感受到紧贴着自己的那具躯体,胯部与平常不一样的触感。

“一边和你……”周泽楷艰难却坚持地将色情的情话说到底,“彻底地,融为一体。”

“…………”

周泽楷呼口气,在叶修脸上印下细碎的亲吻。

“小周。”

“嗯?”

“进步太快了,慢点……”竟然这么快就会玩情趣了。

周泽楷呵呵笑了出来,堵住叶修的嘴。

 

 

柔和的晨光穿透彩绘窗户,将由艺匠精心绘制的万物之父投射于新婚二人身前,以及牧师的身上,让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很光明神圣。作为公认的伴侣最佳结合之地,充满浪漫气息的美丽结婚圣地,这里气派又宽敞,但今天只有他们三个人。

他们太心急了……准确来说,周泽楷太心急了。他们才摆脱掉那本书至今不到一个星期,就到了这个地方,在态度严谨的牧师面前向神与另一方发誓永结同心。别说通知亲朋好友,这连心理准备都还没好。

他们一个月前的打算明明是先提一提氛围,突然就从“增进感情”跳跃到了“去结婚!”,真是吓死人了。

在牧师庄严声音的引导下,叶修与周泽楷相互交换了戒指,并替对方戴上,然后亲吻。

事情是发展地快了点,但人是绝对值得托付和认真对待的。叶修没怎么犹豫,亲吻过后,笑了起来。

“在笑什么?”周泽楷问。

“在笑这猴急的,赶着投胎一样。”叶修笑道,“你呢?”

周泽楷勾着嘴角,满面的喜悦期待。

“在想今天晚上,忍不住。”

“啊???”

 

对新婚当夜的期待,周泽楷丝毫没有掩饰。他首先就近在城里一家旅馆里订了一个房间,那里位置很不错,走出旅馆步行要不了多久,就是繁华的中心城区。拥有圣罗大教堂这样一个婚姻圣地的罗耶城,其他地方的景色一点也不逊色。这是个公认的浪漫的国家。

所以,这里关于增益感情啦培养激情啦的物品和点子,是很多很多的。感情的提升离不开对性的认真对待,这话没人会不认同。当然啦,性并不能完全决定感情。

叶修有大半天没看见周泽楷了,后者吃过午饭后就带着小红晕神秘兮兮地离开,至今没出现。

黄昏正在降临。

抬头看了看天,叶修站起来,决定看在爱人和新婚的份上,去捞一点晚上有很大可能用得上的经验。

不仅仅只卖玫瑰花的玫瑰花店老板送了他一本十八式。

在回旅馆的路上,叶修把那本书扔了。

他还以为那只是本普通的十八式呢……谁会推荐新人新婚第一夜就用皮鞭啊,不是人人都会觉得被抽打很爽!

叶修前脚打开门,周泽楷后脚就回来了,一脸的失望。

“怎么了。”叶修搬来一条椅子坐下,弄了根烟抽起来,一边问,“干嘛去了?”

“我听说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人发现雅思草。”周泽楷跟着坐了下来,微微喘气,“结果什么也没有。”还有不少和他抱有相同想法的,因此他还跟人打了几架。当终于到了地方,发现这只是谣言,天知道他有多失落。

“雅思草是做催情药的主要材料。”叶修睁大眼,“你找这个做什么?”

周泽楷低下了头。

“……”叶修。

“……”周泽楷。

过了很久,气氛从有点怪变得很怪还特别尴尬。

“吃了吗?”周泽楷轻声问。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叶修敲了几下桌子。

“……是好东西呀。”雅思草放进香炉里,会散发出甜甜的味道,吸收了气味的人会比平常热情和……开放……是一种温和不伤身并且有治愈作用的催情原料,比较少见。周泽楷以前没接触过,但是知道,感觉很适合今天,几个小时之前差点以为自己能拥有。

“……我饿了。”叶修嘀咕了一句。

“去吃晚餐。”周泽楷站起来,被拉住手臂,他转头。

“去洗澡。”叶修说,“我洗过了。”

“……噢……”周泽楷愣愣地应道,反应有点迟钝地走出房间。

新手啊新手,叶修在心里感慨。他背靠着桌沿,翘着腿叼着烟,抬头盯着天花板,一只手在裤兜里掏东西。口袋里有两瓶润滑液,是打那玫瑰花店买的。那里很多还有别的五花八门,但他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只选了这一样。

叶修还在兜里把玩光滑的小瓶子,周泽楷撞了进来,关上门,转身大跨两步一把把坐着的人抱起来,连人带自己滚到床上。

“慢点慢点!”叶修嚷嚷,手里小心翼翼捏着烟伸长,避免烟灰乱掉。

周泽楷吻住身下的人的嘴巴,尝到一嘴的烟味,他一点也没在意,热情地伸舌,探索对方的口腔,过了好久才满意地退出。叶修的嘴唇变得湿润,泛着水光,他忍不住又舔了一下。

“等我抽完这一根。”叶修赶紧说。

 

(肉略)

 

夜晚才刚刚开始,他们有一整晚的时间温存。

周泽楷想的和叶修大致上差不多。

夜幕已经拉下,从现在开始,他要一点时间也不浪费,尽情地享受新婚之夜。

 

 

 

 全文完

 
评论(7)
热度(227)
  1. 北海 ぐ 冰宫昼夜嘉年华 转载了此文字

© 昼夜嘉年华 | Powered by LOFTER